唐念r

感冒。

*白夜追凶双关无差
*懒癌患者也要顽强复健,自我感动得自抱自泣。希望大家多一份投喂,多一份爱。

.

门砰的开了。

关宏宇把钥匙捏在手里,下颚微点用朝上看的角度瞅人,关宏峰一如既往的已经等在了客厅。

说来好笑,自从出了事之后的这半年,每天关宏宇都有对那卧室张单人床朝思暮想,再次次在关宏峰的视线下闭口打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拉过薄毯盖过眼睛,在冷地板辗转反侧过一宿。而如今他披着夜的披风解了禁制重享自由,和关宏峰错开昼夜,每每天亮归来却从没在床铺上感受到温热。

就像关宏峰没睡过一样。
也是,“关宏峰”熬夜加班了一宿,是不该睡,完美的严谨。

暖光打在关宏峰的侧脸上,他闭着眼睛,用他惯有的口吻,哑着嗓慢条斯理的道了声“回来啦”。

关宏宇学关宏峰这口堪堪在“勉强算吐字清楚”及格线上低分飘过的口条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可他自己那口嗓少了点什么,总比不得关宏峰声音抓人。

关宏宇神游了几秒想到被派来监视学习的那个小年轻,听他九分像的叙述时她那虔诚聆听的姿态,就是被抓得稳稳当当。他在茶几搁下钥匙手机之类的随身物品,在关宏峰旁边坐下,从小抽屉里拿出白手套戴好,才去摸瓶装水,仰头哗哗直灌。

关宏峰在看他。
用没有温度,评估的,寻根究底的眼神一寸一寸的打量,找到每一处细微的改变,然后完美的复制。

妈的,你查尸体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吧。关宏宇恶声恶气的在心里骂了一句。

按常理,该到关宏宇按时间顺序自发讲清楚他昨夜的行踪遭遇了。可你知道的,他向来是懒散不靠谱的那一个,又逢他突然爆发的“完全配合就不舒服斯基综合症”,得年长他几分钟的哥哥冷着脸反复询问才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讲清楚。

“之后呢?”关宏峰又用那种嗓音继续问。

“以后我就回来了,真没什么了。”关宏宇不耐的吧唧嘴,反手抹从唇边溢出来的水,白了个很讨巧的,不会惹人烦的眼神。

然后他放下瓶装水,开始脱外套。

关宏峰低下了头,摸了摸下巴和喉结。

外套褪了半途,卡在打弯的手臂。关宏宇突然灵光一闪察觉了什么,就这样顿住两秒,扭身瞧一眼他哥,马上像鲤鱼打挺一样重新把外套穿回去,动作大了点,惹来熟悉的侧目。

关宏宇戴着白手套的,探向关宏峰额头的手被人没什么力道地挡了回来。

“不用试了。”关宏峰哑着嗓,摇头拒绝,“没发烧,只是感冒。”

哦感冒了啊。

?!??

关宏宇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顺着向下抹以个同关宏峰习惯动作一般的摸下巴动作收尾,回归面无表情的严肃脸,端着一派认真。

“在我洗冷水澡之前,我申请做一些能让冷水澡有点意义的……嗬!急什么你让我把衣服脱了吧?”

“衣服上都是酒味。”

关宏宇被劈头盖脸的冷水浇了个狼狈,透过打捋的头发瞪视人,低下头嘟囔。

“感冒还闻得出味,狗鼻子。”

关宏峰肯定听见了,回应是推着他的后脑把他朝里推了推,同连接花洒不锈钢软管亲密接触。

鱼缸里的鳗鱼摆着它长长的身子,鱼唇对着向着浴室那侧的玻璃一开一合。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