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肆。

*单纯想污少年牧云笙  慎

牧云笙的魅灵血统是大端心知肚明的秘密。

有资历有头脑的着重“秘密”,纵然腹诽千万,言谈举止也不敢泄露,却是少数。那些看不清情状的,偶然从另一个详端着神秘的小人物那听闻秘闻的,只意会到一个“心知肚明”,便按捺不住炫耀欲,肆意传说乃至妄想旖旎的人,比比皆是。

魅灵对绝多数人来说,是个遥远的梦。

魅族的凶猛残暴远不如他们灵至惊人的美貌让人传颂。传闻他们的美在皮入骨,倾国倾城。描画魅灵的传记画作也多是极尽绮丽,说那一见魅灵误终生的男子以画为妻,说那穷苦书生得魅灵亲睐平步青云,十年一梦。

少有圆满结局,却仍让人趋之若鹜。

唯一藏在深宫的皇子,有着第一美人血脉的,一半魅灵的皇子。

每一重冠词都像是在给他增添某种强烈的暗示,在众人心照不宣的神色里,催着少年人模糊的惊叹好奇向难以言说的猜想肆意生长。

他们压低声量又被激动情绪扯高的声调戛然而止,像被突然扼住脖颈,浑身的血从头冷到脚底,高个的那个先回过神来,稳住脚步颤着声。

“殿,殿下!”

牧云合戈走近,闻得出酒香。他的视线从围着火堆的每个人脸上扫过一遍,火光映在他们被风沙粗糙了的黑皮上,像是深深浅浅的伤口。

他们都是曾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人。介于今天他们围杀了几只魅族,见识过魅族临危反击的可怖,牧云合戈能理解今时他们为什么会提到牧云笙,把他描绘成一个拥有魅的美貌和人的温顺的存在,一个多合适在幻想里释放恐惧和邪念的存在。

哪有什么魅的美貌和人的温顺,一个随时会发疯的坏东西而已。

牧云合戈这么想,然后拔出最近的剑砍了下去。

……

(想污的心莫名被斩 我本来想脑少年时无名侍卫x六皇子的下克上的 春风一度就死的那种 然后合戈大佬突然…)
(还有侍女去求牧云德帮牧云笙忙的那场,特别像ABO设定里被圈禁的o信息素紊乱,侍女死马当活马医乱拉红线的感觉)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