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镇宅【方起鹤x白元芳】【语c存文】

#似乎记得不知道什么地方看到新宅第一天需要让一个处x住着,能镇宅?#

#就是这个脑洞#

#语c#

时间:【段府→方府那天】

#私设脑洞#

方起鹤

“方老爷好。”

【摆手示意机灵问好的仆人继续勤工,抬首望着这'段府'的门匾被撤下,'方府'的门匾端正的徐徐攀升,正中固定。捻了左侧垂下的一缕发丝,七分得意,三分失望地笑了,又轻叹出一口浊气】三天啊,狄仁杰啊狄仁杰,看来我是高看了你。【语罢,甩袖入门,也算开了'方府'的头彩。换了主人,这府内的旧人也遣散的差不多,虽说宅大景美,对新主人来说只是个比赛附带的奖品罢了,又因为对对手的失望,看起来也只是比在街头下棋赢得的煎饼果子好了些。行至后院,恍然般想起前两天被带来的另一个奖品,倒也有种类似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意外之喜,推门踏入一步】

白元芳

【被抬到这个大院已经两天了,说好要介绍给我的漂亮姑娘还是没看见踪影,难道是看到我本人太过英俊,自惭形愧不敢见我…】唉,长得太帅就是罪过啊。【重叹一口气,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一口闷了】【嘿嘿,如果手里是酒杯,这个一口闷的潇洒动作绝对迷死下至六岁,上至六十的美少女!心里暗自美着】谁!【听得吱拉一声推门声,敏锐地拍上桌上的剑壳,就算是死鱼眼也要目炯炯有神地望向门口】【哎呦拍的太用力了手好疼好疼好疼,哎?这人】怎么是你! 【惊呼脱口而出,不拿剑的那只手举起来指向迎面走来的人】

方起鹤

【捻着发丝似笑非笑地朗声应了】怎么不能是我啊。【在人面前一米开外站定,目光在桌上或少了一半或干脆只剩渣滓的点心碗碟上转了转,回到瞪着眼,满脸迷茫傻气的家伙身上,有些轻佻】昨晚睡得…好吗?【慵懒地拉长尾音,顺手按下人举着的手臂,因为有些碍眼】

白元芳

你不是那个黑了我们家狄仁杰的第一名的那个方…方什么什么的嘛!【指着人昂起头,语速极快的蹦出前二十个字,噌地卡在了人的名字上,绞尽脑汁地试图回想了0.25秒,果然失败了。被压下手臂,傻傻地顺着人的手望过去,对上人古里古怪的笑容,看的觉得手臂和头顶似乎在冒奇怪的小凸起……对,鸡皮疙瘩!给自己点个赞,才后知后觉地觉得刚才指着人的模样有点蠢气,尴尬的嘿嘿傻笑了两声。】哦,我睡得挺好的,这床真是又大又舒服!适合我。

方起鹤

哦~【声线都染上了笑意,念出了几分婉转多层的意思,抿起了唇,笑意更浓,却未达眼底】那倒是好事,另外——白公子,我有一事相求。【松松散散地躬身拱手作礼,竟也显得颇为认真】

白元芳

诶嘿,你聪明的都快比得上有我百分之九十智慧的狄仁杰了,竟然还有求于我。【见人恭敬地行了礼,既激动又开心,把剑抱在胸前昂起了头,颇为自得地清了清嗓子】咳,什么事?你直说吧,这天底下,就没有我白元芳……和狄仁杰!做不到的事。【我们是狄白组合!说大话怎么能漏了他呢,哎~我真是绝世好队友啊。爱自己。】

方起鹤

我这方府算是新宅,得需贵人贵气镇宅啊。【听得人回了想要的话,抬起头,挑起左眉颇有深意地加深了嘴角的弧度】不知道白公子还是不是——童子之身?

白元芳
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我我告诉你!我白元芳这么英武帅气怎么可能没有姑娘喜欢呢哈哈哈哈哈……【过分激动地维持不住抱剑而立的帅气姿势,一把把铁剑又拍回了桌上,这回倒没来得及在心里叫嚣疼痛,心上有一千只草泥马飞驰而过:卧槽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等等…我这么激动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干巴巴的笑了几声才敛了神色换成代表严肃的木头脸,用最冷漠淡定的口气作总结】不是。

方起鹤
【人情绪化又可疑的回答点燃了心里那团不知名的稻草,凝视着人的眼眸里闪着惊喜的火焰,就像有一根洁白的羽毛在逗弄着心房一样,痒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又莫名的享受这个过程】可是我觉得——你,是,呢。【随着字的音节徐徐站直身子,含笑凝视地落点也徐徐移动着——他的发、眼、唇、胸膛……啊,再到腰臀】

白元芳
你这是诽谤!是人生攻击!【气急败坏地提高声线,昂起头努力伪装可以与人等高,又因为底气不足不敢与之对视,没注意到人奇怪的眼神】哦!我告诉你,我已经有未婚妻了,就是这个府里的小姐!【猛然想到自己在这里的起因,底气瞬间充值成功,眼睛瞬间闪亮,不自觉地竖起食指举在身前,振振有词的】

方起鹤
哦~【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从唇边溢出一个短促婉转的笑声】我们方府的小姐啊……【低眸掩住了眸里光芒,再次抬起头时敛了笑,眼带怜悯,面带故意装出的茫然】可是我们方府没有小姐啊。

白元芳
什么?【对面人听到这句话后,眼睛霎时失去光彩,傻傻愣愣地吧唧了几下嘴巴后开始六神无主的愣神。没有小姐,那我为什么在这里……是那人骗我?不对啊,他是我父亲的好友,不会骗我的啊,不不不,一定是这个方什么什么的弄错了】你一定是弄错了!我就是来娶这家的小姐的,不会有错的!【斩钉截铁地,看着人的目光里也带回戒备和敌意,又有隐隐的不确定造成的底气不足】

方起鹤
我没有骗你,我们方府的确没有什么……【向前跨出一步,亲近温和地伸手想在人的肩膀上拍几计,示意人放轻松,却被人果断敏锐地后退打断,倒也不恼,笑着吞下了最后两个字。换个话头】不过——你要想入方家门,倒也不是不行。我能帮你。【语带蛊惑轻柔暧昧地,满意地发现这次——人没有躲开他搭肩的这个动作】

白元芳
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想娶这家小姐。【嘀嘀咕咕迷迷糊糊地辩解了一句,身体倒是诚实地被人愿意提供帮助的话语安抚了】其实刚开始有人介绍这家小姐给我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不能说你让我来相亲我就来,我还有我的侦探事业没完成呢!不过……介绍的人说她长的是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啊,诶嘿,我就有点。【想想还有点小害羞,扭头靠进人的胸膛娇羞一会儿。等等……靠、进、胸、膛!!】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我会在你的怀里啊!

方起鹤
我这不是还没有干什么呢么。【收紧揽住人的手臂,看到人试图挣脱又瞬间脱力后不敢置信得小表情后,好心地解释着】你刚才吃的点心里下了无色无味的软筋散,放心,没有什么后遗症,只是会让你无法使用内力。哦~还有越用力越脱力罢了。

tbc.

【我恨校园网】
【然后有点小卡肉戏xxx】
【名狄万万剧组扩列吗!!3241223655带验证随意戳!】
【或许等我对完我会把它整理成文?x】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