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噪音、战争与正义 之先行版【何为正义】

#代发##关爱忘记了密码的网瘾少女#


#请务必先读世界观人设!#


噪音、战争与正义

之先行版【何为正义】

→狄仁杰个人向


〖混沌行走 世界au〗

不要问我正篇在哪【烟】我也不知道,让我静静地挖出一个个坑,再慢悠悠的铲土填坑,但是我发誓我写了正篇!只是没放!肉卡住了!!

还有就是其实想过这篇改爱客会比较好,不过莫名的就是不想打真人名字啊【烟】所以就这样吧『对于写不出方须须万分之一帅气我深感愧疚,话说我写的狄仁杰不怂了我不习惯啊……』

【顺带这是一篇丧心病狂的脑洞→_→年龄设定方狄25,白16,我已在幼驯染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手黄再】】


那么,OK的话就看下去吧↓↓


【何为正义】


清朗的月光照耀寂静的城市带来几丝朦胧之色,若不是那不断围绕着道路巡逻的士兵,只怕会将这城市当成空城看待。毕竟,刚入夜房屋中便悄然无声,甚至连一丝的烛光也不曾亮起过,生生给庞大的建筑群添了几分森然。“嗒嗒”不知为何,往日整齐肃然的巡逻队忽而变得散漫起来,以至于十几人的小队,竟未曾发现身旁角落暗处的异样。待巡逻队走远,这人方才从角落里缓步走出,他打量着身旁的建筑——这是城里为数不多没有被炸毁的仓库,也是他今晚的目标。

若是城里再毁了一个储存物资的仓库,不但会对士兵的心理防线造成再次重大的打击,也能令城里的人们对领袖不满,还能测试他愿意为了击败那个人做到哪个程度,是否值得信任。真是一石三鸟,那个女人能作为『答案』领袖走到今天果真是不能小看。

他合眼掩去眼底复杂的情绪,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似要将心中郁积全部倾吐。猛然睁开眼,眼底种种情绪已然褪去只剩坚定,他别无选择。他贴着墙蹲下,解下身后背包拉开拿出了一路颠簸过来的物品——一个计时炸弹,炸弹据说很安全,不会受到任何推挤晃动影响。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他熟练的把炸弹上的贴纸撕下贴在井墙边,用树脂做成的胶黏好,再从腰包里拿出两条铁丝与炸弹里伸出的另两条拧在一起,一端拧好,一端悬空。不得不说几天内的那些基本训练很有用,起码他对这些旧式炸弹该如何使用烂熟于心。现在,就差设定引爆时间了——拿着数字面板的双手微微颤动,他反复深呼吸,下一刻将悬空铁丝缠绕在面板的尖端上,在按下几个按钮后数字开始鲜活地跳动起来29:59,29:58,29:57。

它启动了。

“狄仁杰,我们该走了。”他闻言忽而惊起,转头看去,不知何时悄然出现的人以淡然的态度催促着他,仿佛他们并不是在敌人的地盘里进行危险的任务,而是在自家后院伴着月色闲庭信步。狄仁杰只觉身子一懈,慌忙撑着墙直起身来,伸手拭去额头不知何时冒出的细密汗珠。抬眼望着被面罩遮去脸部看不清表情的人,他喉结微动,噎了好半天干巴巴地叫了对方名字便不再言语:“冷面!”对于这般态度,对方仍是古井无波,甚至连定时器开始倒数也不甚在意,只是从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来丢给了狄仁杰。他想也没想身体便先行一步接过,“她说了,这个重责大任,就交给你了。”狄仁杰低头看去,炭笔躺在手心,给皮肤带上了灰蒙蒙的蓝。

“时间有限。”冷面说完,便不管不顾顺着小路离开,狄仁杰握着笔的手心微出汗,犹豫再三,终是在洁白的墙上画了三道,左斜,右斜,一横。

A。

二十八分钟后,已走到森林深处的狄仁杰听到轰的一声。他知道他成功了。

“恭喜你,士兵。你刚刚放出了最后一战的讯号。”营地里那个女人一脸无害的温和笑着说出了此话,他明白自己已毫无退路,若是要救回他,那便只能如此。


森林里的环境自是比城市好太多,微风徐徐,伴着混杂泥土与植物气息的空气,以及,月色下修饰得完美无瑕的湖。被这些围绕着,狄仁杰心中的不断叫嚣着的声音也平静了许多,他坐于大石之上,水面映出双子,微风吹过,使其破碎,又重合。他想他是不懂的。城里那人做过的事确实是罪该万死,但手下的那些士兵却只是各司其职罢了,何必……赶尽杀绝!至此,他蓦然攥紧拳头,狠狠锤向地面。究竟孰是孰非,谁又是那个被冤枉的人,他已不再感兴趣,只是从那日捡起匕首饮血,他便下定决心护少年周全。若此番战争必起,那,困于城中的人便是要站在对立面了。无论少年是否是敌对的,单凭那人对其重视的态度,“答案”怕是容不得他。想到此,狄仁杰面上神色越发复杂起来,真到了非开战不可吗?

两方似都有着光明正大的辩护理由,来证明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都最终无论是谁都好,死去的生命都不会再回归。所谓的正义,不过是他们拿来开战的借口,但赔进去的却是数以千计的生命。狄仁杰注视着眼前不断闪烁着银光的湖面,不由轻声叹息:“正义……何为正义?”


对于一片黑漆的城,那间透露出橘黄色温暖灯光的房间有多显眼可想而知,但所有人都毫无怨言,默默地禁声不敢露出一丝不满,那房间里住的,可是那位啊。方起鹤饶有兴味地从窗口观赏着远处冒着浓烈硝烟的仓库,手指在台沿的瓷砖上敲打着,一副不慌不急的样子甚是悠闲,仿佛被毁的物资与他毫无关系。“呵……如今,这是要开战了。”轻捻着垂下来的一缕,方起鹤低低地笑出声来,眼底竟无一丝惧色,有的,只有那隐隐按耐不住的兴奋。“正义?呵……胜利——就是正义。”正待方起鹤若有所思的出神时,身后响起的细微响动唤回了他,说是声响,倒不如说是“噪音”。方起鹤收了心思,挂上柔和的笑意转身进了房间,床榻之中,少年不安的蜷缩成一团,眉头紧皱,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虽未曾喃喃自语出声,但噪音已絮乱成烙铁般的闷红,吵杂不安。方起鹤随意的翻看着少年絮乱的噪音,轻叹一声,俯身贴近人抚上脸颊:“连个梦,都得想着他……”这样想着,心神一动,竟是硬生生把自己想的噪音挤进少年吵杂不堪的絮乱中。

『一切都会过去的你现在没事了睡吧睡吧睡吧』

少年急促的呼吸声随即平稳下来,脸色也逐渐好转,原本大声的甚至能吵醒远处住房内的人们的噪音,竟在此时,一点儿生息也没了。方起鹤满意的看着“杰作”起身走向房门,这段时间对其的训练一直未曾停下,不过现在看来还差点火候,毕竟,主角还没登场完毕,还是别太过苛求为妙。轻扭门把将声响降到最小,转身出门后对着在门外守候已久的人昂首示意,对方一愣,转而明白带着人往另一间房走。“阿九,你明天带着白元芳去加入巡逻队吧。”轻轻浅浅一句话,却如惊雷般在段阿九耳边炸起。他面露惊色转头看人,问话到了嘴边打了个转,终是在人眼神下憋了回去,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看着身前之人一团红色的噪音,方起鹤微眯眼,心下掠过一丝不满,拿白元芳醒来时自律的噪音与人相比,果然还是前者更讨人喜欢。

抬头扫过墙上被烛光映得闪耀起来的彩色玻璃,眼中闪烁着掠过一丝深意,嘴角上扬的幅度也大了起来。

过不久,他想要找的人,都会自己送上门来。到时候也顺便让白元芳看看,他所了解的“真相”其实是有多苍白无力,而他所谓的正义,也不过是人们挥起武器的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罢了。


【何为正义?胜利即正义。】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