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谁家的小孩儿这么讨厌[六一贺文预告x]

一句话简介:有一天方起鹤变成了个小鬼被狄白捡了回去。

#无文笔##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完[划掉]#


这天的案件侦破可真有几番波折。死者遗孀表面披麻戴孝哭的惨烈,可其实她早与城南马商王强有染多年,并在前夜勾结共同谋害了死者戴某。好在名侦探狄仁杰机敏聪慧,一番离间诱供之后,这戴氏就被悲愤扫去了理智,与王强拉扯哭闹中坦诚了案件的来龙去脉。

“你这个愚蠢的娘们啊,我何曾说过毒害老戴的是你一个人啊。你被他们骗了!唉,就毁在你这个娘们身上!”王强无奈的把哭的凄惨忽愣卡壳的孝服女人推倒在地,很快被一旁的捕快擒拿。

有名侦探之名的黑帽子男人满意的露出了酒窝,掏出烟斗自得地吸上一口。

咦,白元芳呢?

犯人已被捉拿,捕快和围观的八卦大妈们都散的差不多,狄仁杰的烟吸了一半,发现自己的智障搭档不见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不会又…!他攥住烟斗的指节因用力而泛白,袍子被大步踢得飞扬,焦急的四顾。

幸好一出房间就在侧边院子里望到了人。

白元芳在小院圆门内单膝曲蹲,剑鞘直插地面,巴拉巴拉地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狄仁杰嗒嗒几步过来,不耐地,“白元芳你跟小狗说话呢?”

“诶,狄仁杰你快过来,这儿有人受伤了。”白元芳闻声侧头,愁容在触及狄仁杰帅[衰]气的脸后春暖阳光来,兴奋地叨叨。竟是见人就心头大石通通碎,半点愁意均无。

这份信任让狄仁杰的脚步沉了几分,同时右眼皮不知为何猛烈的弹跳起来,心下一慌。顿了一晃又继续走。

他还是踏进了圆门内,旋身低头,看到了白元芳对面的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跌倒在地的小孩。

哦,原来只是一个小孩儿啊。狄仁杰松了口气。

“白元芳你还不把他扶起来。”

“我想扶啊,可是他推我,我和他说话他也不理我,你说他会不会是哑巴啊?”

“不让你扶可能只是觉得你长得非常平庸让他没有安全感,让开我来。”狄仁杰嫌弃地把白衣剑客拉起来,知道白衣服不耐脏还蹲下沾灰。再挤出一个非常和蔼的笑容蹲下对坐在地上的小孩伸出了手。

“小朋友,哥哥拉你起来好不好?你看哥哥长这么帅,一定不是坏人。”

内心却在计算着。

眼前的小孩儿目测五六岁大,衣服大的吓人明显不是他自己的,瘦弱肤黄,似乎不太健康。他的左手拔掉了不少地上的青草,说明他很焦虑,难道是被白元芳吓得?不应该啊……还有,这张脸……

“诶狄仁杰你还要不要脸了,跟一个小男孩还强调你帅!”白元芳抱着剑嫌弃地溢于言表。

小男孩先是垂着头,低着眉看不清神色,狄仁杰眯着眼再蹲低几分想看清,就对上人突然抬起的眼睛。

真亮。

这是狄仁杰唯一的想法,没来得及多想,小男孩就眨了眨眼,看似天真无辜的模样,乌黑的发髻乱糟糟的,两缕垂发随风一吹斜在面上,开口是清亮的童声,“可是叔叔你长得一点也不帅。”狄仁杰的眉毛被激的猛挑。诶嘿一声就想炸毛。

小男孩不理他,仰起头,对着站在一旁的白元芳伸出了双臂,“哥哥抱。”

白元芳慢半拍的回过神来,食指点鼻尖问了一声,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乐呵呵地伸手去抱,全然忘记之前欲抱却被推开的惆怅,像得了什么好事一样。

不被理解的帅哥狄仁杰不服气地下弯着嘴角站起身来,瞅着窝在白元芳怀里小鬼的后脑勺,傲气地昂起头决心不与审美观不合格的小鬼计较。

……

白元芳一直抱着把那个小孩儿回到事务所,还没坐热板凳,又热情麻利地把小孩儿抱去客房安置,狄仁杰给自己倒上一杯茶饮,吧咂了嘴巴,想着刚才白元芳说的。

“狄仁杰,戴律茂被害,戴氏也入狱,这个小孩儿就没人照顾了,多可怜啊,不如我们先带回去照顾几天吧。”

“带回事务所照顾?白元芳,你当我们事务所是托儿所还是福利院呐?对不起——差点忘了这两个机构这个时代还没有。连机构都没有你还要抢人家的职能!”

“你这个没爱心的,要是你不愿意,大不了带回去我自己一个人照顾,反正你查案一般也用不到我。”

“很高兴你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智商,决定去当保姆了。”

“我不一直是保姆嘛!一个高龄婴儿的保姆!”

“诶?白元芳你功力见长啊,还懂得讽刺我了。”

“嘿嘿,是吗?我也觉得最近我的思维清晰的许多,听你破案也没那么迷茫了,我听人说人会二次发育,我是不是发育了,智商又猛——的增了一大截。”

狄仁杰被这句话逗得浑身颤抖着笑,举着烟斗比划了下白元芳的体型,“嗯,虽然你的身体不太可能二次发育,可是你的智商可以。”

……

忍俊不禁,摇着头暗想怎么会有这么善良地傻的家伙,一杯茶尽了。放下茶杯,就看到匆匆从里间向外跑的白元芳,一声喊住。

“白元芳你还要去哪啊?”

“我去给科南买新衣服,他没衣服穿。”白元芳的声音留在事务所,人已经窜出去了。

科南……狄仁杰阴阳怪气地咬着牙叨了几遍这个名字,又吸了好几口烟,也出门去了。

回来的时候,狄仁杰直接踏进了客房,见到正抬着手让白元芳伺候更衣的小祖宗。又是无名火气,这个小鬼……白元芳都没伺候我更衣过!白元芳你还笑成一朵花似得,有这么开心吗?

“我刚才出去打听过了,戴老爷是有一个六岁的儿子,不过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城外郊区。”狄仁杰严肃的开口,没有收获注意力。

……

狄仁杰不灰心,往前走了两步,继续。

“他家小孩叫戴狗蛋,是你吗?”字字有声,这下注意力全赢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蛋哈哈哈哈哈哈”白元芳一下子没憋住倒在床上捂住肚子打滚,好一会儿没缓过神来,想到自己这么对一个几乎算是今天父母双亡的孩子是不是太残忍,嘘声装木头。

小男孩的表情没怎么变,只是愣了会儿,露出了小孩子的忸怩低下了头。

“…是。是小名。”

可是怎么听都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名侦探得意洋洋的扬起了头,顺手拉起了笑的瘫软又装木头装的很成功的小剑客。

“狗蛋啊,你今天别想太多,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就把你送回乡下找你奶奶去。真的别担心,我们先走了啊。晚安。”

就出了客房。

穿着新衣服的男孩儿目送他们离去,又低头瞅着自己的小短腿,走了几步往床边一跳,坐在了床沿上,双脚够不到地面。

荡了荡,久久失神。

啊——明天。


评论(1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