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谁家的小孩这么讨厌02

2

#继续无文笔纯脑洞预警#

第二日名侦探和寻常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伸个懒腰,早就把昨日捡回来的小孩儿抛在脑后,晃到饭桌那,瞅到桌上没有准备好的早饭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陡然心慌,冲到客房,只见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床铺,不见人影。咬着下唇再推开白元芳的房间,无人。

狄仁杰的脸黑着,觉得白元芳真是他见过最白痴的家伙,连胃都烧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阿秋!”

白元芳一个喷嚏直接对着刚欲抬脚出事务所大门的狄仁杰喷了过去,正中那张帅脸。

“白元芳!”狄仁杰炸毛的彻彻底底,张牙舞爪地抬手做掐人脖子的姿势,在督到被人抱在一边的戴狗蛋后堪堪收敛,指节徐徐收拢攥拳,甩袖旋身,回房打水洗脸。

隐约听得到身后小鬼和白元芳的私语,哎呦,气的胃烧得更厉害了。

……

冷着脸端起白元芳赔罪般倒的茶,抿一口,“烫烫烫…”慌地伸出舌头哈气,“白元芳你是不是恨我,你直说!”恼羞成怒。

“狄仁杰我绝对不是故意的,纯粹你自己点背。”白元芳举起一只手以示清白,瞪圆小眼睛。坐在他腿上的戴科南抬头瞅着他,也颔首同意。

倒霉的名侦探真的非常不爽,茶杯一丢。

“白元芳你就不能让人家狗蛋好好坐椅子上吗?大夏天的,也不嫌热。”

两人充耳不闻,继续温馨的小互动。白元芳笑着拿出一块龙须糖递到人面前,戴科南侧头躲了,嘻嘻哈哈地接过来捏手里玩。

“白元芳你,”狄仁杰把‘母性泛滥’四个字咬碎了吞回肚子,不知道两人怎么半天不见又亲密了这么多,转口换了话题,“对了,你之前跑去哪了?”

“哦,我这不是带科南去找他奶奶了嘛。”白元芳抬头说,窥及狄仁杰的神色后补充,“我早起习惯了,正好科南也醒的早,我想你应该在睡觉就没喊你。”

狄仁杰的神色缓和了。嗯,是想让我多睡会儿啊,还挺贴心的。

“不用想也知道,你这个人这么懒,肯定也只是让我一个人送,我干嘛还去多此一举。”

…这一大一小交换这种“惺惺相惜”的眼神是什么情况!

狄仁杰咳嗽一声,“那怎么你还是把狗——蛋带回来了啊?”拖长字节音,也不知道在计较什么。

白元芳马上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讲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可听了一会儿狄仁杰就觉得不对,皱起了眉,打断。

“白元芳,你说你们……出去走了几天?”

“三天啊。”白元芳朗声道,眨巴了眼睛。不懂为何名侦探瞬间又垮了脸色,捂住肚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吓得他赶忙把怀里的小孩儿放下去扶,可有这一个步骤,慢了一拍只能把人从地上拖着起来。望着人骤然唰白的黑脸,惊得拿手去拍人的脸颊意图让人清醒。

“狄仁杰狄仁杰!你怎么了你别吓我!第一次看见你这么白的时候……不对,重点狄仁杰你,我我我这就去叫大夫!科南你和狄仁杰一起在家里等我啊。”

白元芳把闭着眼睛的狄仁杰扶到椅子上安置好,就急匆匆地一溜烟地跑了出去,飞起的白袍到了一个新高度。

戴科南望着人的背影离开视线,旋身望向靠在椅背上坐的歪歪斜斜浑身无力的狄仁杰,低头摸了摸口袋,摸出一块带有黑迹的龙须糖,嫌恶地拿开一点,再瞅瞅人狼狈虚弱的样子,上前几步,欲塞进人的嘴里。

塞一下塞不动。

他也不放弃,踮起脚有些艰难的用小手掐住人的脸颊,再塞进去了。

胜利!他愉悦地露出自得的笑容,徐徐地收起了一旁小桌上的杯子——最后双手才端住。

……

白元芳带来了大夫,花了一大笔钱给狄仁杰诊出了症结——饿的。

“什么,饿的?”惊飞了栖息在事务所门口高树上的一对喜鹊。白元芳恍如吞了一只仓鼠,哭笑不得地望着躺在床上哼唧的狄仁杰,回过神来匆忙去给人煮粥。

“最好给病人补充点糖。”留着大胡子带着高帽子的大夫望着人的背影加了一句,眼波流转不似老态龙钟。

昏昏沉沉的狄仁杰算是享受了之前他觊觎的喂食福利了,可不知为何总是有意而虚弱地躲闪着。

白元芳一边喂食一边叨叨着人就像那个故事里脖子上套着大病的懒儿,可又忍不住对人这虚弱的模样心疼,暗下决心以后绝不离人太远。又想到自己被关的那几个月,后怕不已,对自己把妹妹喊来的决定万分自豪。

“诶诶狄仁杰狄仁杰你漏嘴巴了。”拿勺子去够人唇边流下的汤迹,仍有遗漏的,便拿手指去擦。看着不会回嘴的狄仁杰没有半点开心。

喂完两碗粥遭到人侧头躲开,看人精神似乎还是昏昏沉沉,就帮人掖了被子让人休息。

“坏了。”他叫了一声,想起了被遗忘了的戴科南。端了一碗白粥和小菜推开客房的门,在督到落下的床帷后变得蹑手蹑脚。

放下餐盘,走到床边轻轻撩开帐子,看到小孩儿安详的睡颜,似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触动了心房。

可也不能让孩子饿着睡觉,就轻轻把人推醒了。

“科南,科南,醒醒起来喝完粥再睡觉。”

小男孩儿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下意识地张开双臂要抱抱,朦胧的信赖在小脸上闪烁着。白元芳就顺势抱住他,把他抱到椅子上,看着人捧住小碗喝的模样微笑起来。

可戴科南下一刻就皱起了脸,缓缓地放下了碗,悠悠地督了茫然的白元芳一眼。

“怎么了?”

“好咸啊……”

“啊!”白元芳惊呼一声,“我把盐当成糖加了!”

……

“哼哼……”来自躺在床上的狄仁杰,不知道谁能翻译。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