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诡异的测试题

群里的脑洞!当孔莲花和诸葛王朗互穿!不要脸的说算是梨子的姐妹篇x

#孔莲花是万万有一集铃兰高中的校花!和孔女神是铃兰姐妹花.噢耶!

1、自己习惯的文风

诸葛王朗一直是个坦诚的性子。

而这和他在说谎方面有天赋这件事,并不冲突。

“方方,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教教我呗。”

“方方,你要走?丢我一个在草庐,你可真忍心。”

“方方,你回来了!”

“方方想做的事,我永远举双手赞成。”

“方方,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可你喜欢我吗?”

他的坦率只对一人。

双腿兀得悬空,蹬踹扑腾两下,睁开眼睛缓了一会儿适应了黑暗的卧室,而双腿下感受到的是柔软的床垫。吐出一口浊气瘫软在床垫上,望着黑暗的天花板,却闭不上眼睛了。

可他渐渐地,即使不闭上眼睛,眼前耳边环绕的,都是属于那个不存在于这个时空的长衫男子的。

诸葛王朗人生的前十八年都是绕着方起鹤转的,而他本来是可以转下一个十八年,下下一个三十六年,穿着他漂亮的新衣服,在他面前转出漂亮的弧度,美美得耍过。

可是。他的眸色一暗,眉头暴躁般蹙起,月光照到的小半张侧脸尽显狠厉。他却没机会了,没机会了!

披衣坐起按下床头灯,拿起床头那本日记本粗暴地翻开。

这是他来到这个陌生奇怪的‘未来’世界的第七天。噩梦,失眠,并未好转。

2、黑暗画风

李柯南踏入那积水成灾的地下车库的时候蹙着眉头,还没来得及对他那最爱的马靴多心疼几秒,就被背后一闷棍放倒。再醒来,双手被拷在背后,双脚也被拷起来,整个人被放倒呈现跪姿,受力全在手腕,脖子脊背牵连地也僵硬地抽疼,再一动作,呵,脸上也火辣辣的,怕是被人呼了好几个巴掌。

“哟,我说……能不能讲点江湖道义,背后下黑手,多掉份。”他的声音嘶哑沙沉,嘴角渗血却还是带着浅笑的。可手铐与铁栏杆之间金属碰撞之声不绝,点明了他的绝对劣势。

对面站着的家伙一行四人,手拿棒球棍小人得志般击打着手心,慢慢向他围靠过来。

“李柯南,蝉联这么多次第一名,你很自豪是吧?”肥头大耳的男学生像把白衬衣撑得绑在身上一般,难掩兴奋恶劣地笑着。“今天我就废了你的手,看你怎么做题。”抬脚踩上人被铐住的手,在人手指上狠狠碾过。

3、Kuso【恶搞】

“啊啊啊啊啊!”

“卡卡卡卡卡。”

“哎呦!怎么回事儿,快让我看看。怎么真踩到我们本煜哥哥的手了啊,都蹭红了!叫兽,这算工伤我们要求——”

“好好好给你们加钱,加钱。我看看,还好只是蹭红了没伤着吧?”

“咦,我对本煜哥哥的关心,不是金钱可以收买的!我说少说也得这个数……”

“没伤着,意外意外。”被化妆化成包子肿脸的本煜哥哥无奈地按下了身旁大波浪竖起的手指。

4、翻译腔

诸葛王朗穿着校服裙子轻快地走了进来,黑色皮鞋与水泥地发出共鸣响声。“下午好”,他拖长音调说,垂眸把玩着他花了好长时间侍弄整齐的长辫子。

5、苏力满满的文风

“莲花……!”李柯南看到他的第一秒,眼里闪过光芒又很快熄灭,“你快走,这里没你的事。”粗声粗气。

诸葛王朗却走上前去,围在李柯南身边的人自然地让出位置来,他低头望着跪在他脚边的李柯南,屈膝蹲下与人平视。

“可是你的事——我怎么能缺席呢。”竟似情人般亲密的呢喃,眼眸中波光潋滟。

6、一看就有病的文风

可他很快被自己逗乐般哈哈大笑起来,潇洒地站起身来,旋身转了一个漂亮的圈,走到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身前,笑得甜腻。

“周哥哥,这次我是不是立了大功?”

肥头大耳的家伙奸笑两声还自以为器宇轩昂,“当然……莲花,嘿嘿,等我当上老大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说着,竟伸出咸猪手要摸诸葛王朗的脸。

诸葛王朗后退一步躲开,嗔怪地瞪人一眼,里面却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阴冷。

“周哥哥准备怎么处置这个李柯南啊?”

“废了他的手丢在这儿,莲花,我们先来谈谈我们——”猪哥贱笑着向前几步。

7、装逼的文风

猛地一个闪着金属流光的重物砸在了猪哥的大脸上,砸的他惊呼一声,捂着脸后倒,被身旁的小弟扶住。“谁啊谁!!”

“我。”

李柯南活动着手腕,几步上前一脚冲着人的小腹飞踹过去。

8、文艺或者少女的文风

走出地下车库的时候正是晚霞。漫天暖光笼罩,好看极了。

李柯南走在前面,外套歪歪斜斜地挂在身上,走路也一步一顿的,满身尘土。诸葛王朗跟在他背后三步远,干干净净完好无损的。

“你不问?”

“问什么。”

“……我不是孔莲花。”

“我知道啊。”李柯南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是笑着的,他转头望了过来,“你不是莲花,所以你出卖我,我生什么气呢。”

说完也不管他的反应,回头继续磕磕绊绊地走着。

诸葛王朗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

真是一模一样啊。

小跑着追了上前,与之并肩。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