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丢脑洞…觉得不会填。


第一个是【狄白】


简介:狄仁杰发现白元芳出了问x题。通过某种途径他知道了白元芳被关时被下了药,会逐渐丧失他的善良本性,堕入杀戮的深渊,除非是有人愿意过药,狄仁杰就舍身x哗——了小白。

不过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狄仁杰出门时在门边看到一只不速之客。

那是一只瘸了腿的,脏兮兮的流浪黑狗,却有一副黑亮通透的眼睛。他没在这个过客身上留太多心思,急匆匆地过了想去百烟坊隔壁那家烟草店补充些能量物资。

而等他满载而归,喜上眉梢踏上归途,在最后一个转角,脚步兀得顿住了。

他看到白元芳从事务所里走出来,看到了那只还病恹恹趴在门口的黑狗,下意识地一脚踹了过去。

黑狗痛苦地嗷呜一声,拖着瘸了的腿狼狈的逃开了。

他忽然觉得吞在喉咙里的那口烟呛得难受,咳嗽几声吐了出来。

……

男人用白羽扇掩面笑出声来,忍不住甩了扇子轻拍身边人的胸膛,露出眼角笑纹和可爱的小虎牙。

“你呀你,真不是个好人。这临退场了还给人狄仁杰埋个钉子。”

捻着垂发的高个子男人不可置否地扁了嘴,歪头勾起愉悦的弧度。

“看他不痛快,我——们就放心了。”食指比划了我们的圈度,逗得拿着羽扇的男人笑得更加腻歪了,软身一倒,就靠近了人的胸膛里。

……

小男孩儿舔着糖葫芦好奇的瞅着家徒四壁只余下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的屋内陈设,把那封信从口袋里抽出来,垫着脚扔到了桌子上。“有个叔叔让我把这封信带进来。”又嚼了一颗糖葫芦,口齿不清的,“他说黑脸蜀黍看完会给我买好多好多糖葫芦!”

狄仁杰听到那个称呼后压着嘴角哀怨生气地回望,拍桌子拿起信粗暴地拆开了。

信很短,不过一行八个字。

他却花了绝不止应该花在看八个字上的更长时间。

“这种天气小广告现在竟然还请童工了。”嘟囔一句,把纸一团塞回信封,随意压在了一堆厚重的书下面。

……


然后。就。卡了。


第二个是【方朗】脑洞…

对朗朗好感度不受控制如滕蔓生长的方方,和没心没肺冷看人越陷越深的朗朗。噢,对发型异常敏感在意的朗朗,对狄仁杰有好感的…朗朗。对,不带白元芳玩x


[1]

诸葛王朗的腰肢很软。

方起鹤揽他入怀的时候,为两人的契合惊叹。

人清俊的面上小女儿姿态信手捏来,比真正女子还要柔美,这本该是个违和的点——鉴于他是个男儿身,偏偏他笑的落落大方,惹得揽住他的人心情也舒畅无比,眼眸垂下凝在人微张的唇上,勾起唇笑声韵在喉腔里,正欲低头。

“诶呦,方方,你的头发怎么开叉了,我来给你剪剪。”

人嗔意十足地垂了他的肩膀,他低头的动作被阻停在距那似鸟儿展翅的唇几寸处,笑却不显尴尬,松开手任人旋身跑开,不一会儿人就拿着剪刀回来了。

剪刀的刀尖对着他。

“我剪了?”

“剪吧。”


[2]

诸葛王朗似乎对头发有某种偏爱。

每次他靠近方起鹤,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地停在人的头发上,特别是他那面前特别的两搓垂发。

现在他窝在人的臂弯里,把玩着那一边稍长的一缕。

“方方,那个狄仁杰有这么好玩吗?”他说着撇了嘴,想到今天凑近看到的那团油腻,“我看他呀,撑不了多久了,他光是用来装‘白元芳’这三个字就脑细胞大面积坏死……不如我友情推荐个皂角给他洗头吧?”

方起鹤望着他时而皱鼻嫌弃,时而自傲灵动的小眼神,抬手做了一直按捺的事。

在人的鼻子上刮了一记。

“接下来,我一个人就够了。”眼神深邃。


然后也只写了这么多。不打tag就存存。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