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青莲事 [慕容白中心]

马天宇怎么这么好看??我好像迟了几年…才fall in huachi.
啊对,大多数还是脑洞私设。段子流,剧情废。
……

纵横荡魔邪,一剑斩群妖!
摊开的书卷上这行张扬率性的字流淌着,黑亮瞳仁里仿佛印染上先祖仗剑万里山河,自在行侠潇洒快意的剪影……

1.
慕容白小时候曾看过父亲斩妖。
他当时身量不过刚及父亲的腿中,他微微昂着头看着那战作一块的黑白分明,寒剑流光,他懵懂憧憬的眨着眼,只觉得父亲刺中,拔剑,狰狞庞大的妖怪轰然倒塌,不过几个呼吸间的事。
宝剑滴血不沾。
父亲收剑入鞘,扭头对着他微笑,他也微笑。
然后他猝不及防的看看那张慈爱的脸兀地变色,宝剑咣当坠地,父亲颤抖着用袖子遮住口鼻,赤红泛黑的血在白色的袖子上渗透蔓延。
他在被父亲抱在怀里离去的时候听到了周围聚集的石牛镇村民的私语。
——都是诅咒啊…你看慕容公子
——真是可怜……
——没多少日子了吧…小慕容公子太小…谁来保护我们?
他们谈论的声音那么大,闹哄哄的从围着的一圈让开一条路,几乎说不上是私语。慕容白扒着父亲的肩膀探头,想要听得再清楚些,立即就被父亲温厚的手按了回去。
他嗅到了血腥味,除却生理上泛起的恶感,还有聪慧童稚的惶恐不安。

2.
所谓心魔,在最初时不过是一个渺小的愿望。
父亲……
那日父亲把随身配剑递到他手里,他紧张郑重地握住剑身,饮过百妖血的青锋剑比想象中轻得多。父亲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施力,他便抬起头看。
父亲讲了很多话,从慕容家世代使命到道法修炼,从技巧缺漏到生活琐屑,唯一的重话是说心魔一事。“心魔一旦产生,便要尽早铲除!”
慕容白重重的点了头,心底却有一块阴影被故意忽略放过。
“孩子,以后就靠你自己一个人了……”父亲的话化作长叹一声,温热厚实的手掩住了他的眼睛,他咬紧牙关,热泪在脸颊缓缓倘下。
他幼小到双手才能握住剑身,又已经苍老到哭泣无声。
这是他注定要失去的。
一个自己他在父亲的安抚下无声流泪,另一个自己却狰狞着拔出了寒剑青锋,指天指地怒吼发疯。
——凭什么!
凭什么?嘶哑阴沉的低语在他耳畔啮咬血肉。
“镇守封魔大阵,守护石牛镇的责任,以后就要交给你了。”

3.
慕容家世代镇守妖邪,守护石牛镇一方安稳。因诅咒加身,一脉单传,无牵无挂。
修炼,除妖,修炼。
平日里的吃穿用度多由村民自发供给,在洞府前的竹篮里留下一张字条,有村民把饭食备好后便会拉动铃铛,听声之后只用牵动绳索把篮子拉进洞内便可。
今日是慕容白十四岁生辰。
他犹豫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手心握出了小块柔腻的汗迹。柔软的狼毫在下笔时有轻微黏滞硬化,拖出了笔尖一块小小的卷起。
——长寿面
三个字一气呵成。却因为墨干和狼毫的干硬,字头字尾多是留白干涸的印子。
就这么平淡的没了尾。
他定神看着这手好看的字,舌下发苦。搁下笔把白宣揉皱丢在一边地上,眉头打着结回了静室打坐。
那日负责慕容公子日常伙食的值班村民陆任嘉拉了三次篮子,把篮子每根枝条都抽开也没找到那写有半点字迹的纸张竹片,心里嘀咕猜测,慕容公子难道出了村…?
还是食欲不振?想来想去,还是在食盒里放了汤面分离的宽面,用篮子送下了洞府。念着兴许慕容公子现在不饿,晚上也会饿呢。
静室内天然石头照射出莹莹幽光,印在慕容白冒着细密汗水的额角与侧脸上。他的右眉蹙起,一道黑雾状的气就从水面升腾而出覆上他玉石般的面庞,丝丝渗入……
第二日换班的村民秉任禄提上了重重的篮子,暗自腹诽这慕容公子真是少爷脾性,要了饭食又不动一口,生生白瞎村民的耕作。他把面扣在自己碗里,加上热汤一勺,又打发了一顿。

4.
苏小美不仅人长得好看,她的烧饼做得那叫特别特别特别香,头上长着小角的妖王腆着脸,殷切地夸出花来,一边把自己咬了一大口的烧饼不留痕迹的塞回台面上。
美少女眯着眼甜甜一笑,一铲刀反手敲得小妖抱着头蹲下嗷嗷叫,“特别,特别,特别香是吧,我看你是特别,特别,特别能吃!”说一个特别就是一计狠敲,右手执铲左手叉腰,长呼一口气收手,气才消下。
“我告诉你,你已经吃光你未开三个月的工钱了,我也不跟你要,你还是趁早给我收拾收拾滚蛋吧~”
“不——我不走!”
……
一番“撕心裂肺”“打是亲骂是爱”后,王大锤被踢出了烧饼摊。
带着需要派送的烧饼。
嚼嚼吞下最后一口烧饼,他把油手搓在衣服侧边,到怀里去掏送货名单。
被揉得脏兮兮的黄纸上画着抽象版的各种花。
噢,牡丹花两个,白菊花三个,仙人掌一个……嗯?谁拍我!
“王大锤!慕容公子想吃烧饼了,快快快拿两个来。”
王大锤警惕的双手抱怀,偏过身防着这面露急色的黑面男子。
“凭什么!”
说的理直气壮。

5.

tbc.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