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不用说话,拍照就好[江苏]

#本来想写江苏高考卷作文♪直言长短[bu]可是脑洞连不上sad#

江洋跟苏星宇坦诚相见的那一次,两人都喝过头了。

喝完杀青宴能相互拉扯着走回苏星宇的房间已经是很不容易,虽然之后相互脱得半拉,可要指望喝废了的他们干点什么有的没的…那是不靠谱。

第二天两人面面相觑,分别拉了被子的一角往两边床扯,最后苏星宇忍无可忍的先发制人抬腿一踢——把人踹下了床,夺回了被子。江洋虽然不甘心,还是一把捡起地板上的花裤衩先奔进了浴室。

这件尴尬的小事肯定不值得倆人坐在床边认真聊,对他们本来也还没来得及熟路起来的关系更是毁灭性的打击。

江洋在浴室里简单的冲了澡,套上花裤衩光着上身在浴室里走来走去,如果不是瓷砖地面和纸拖鞋恐怕都要摩擦出火花来,然后他打开浴室的门,发现苏星宇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嘿,看起来他比自己还尴尬。这么一想,江洋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甚至还想浪。

……

本以为下一次再见遥遥无期,没想到一个星期不到就又碰上了。当时江洋正端着外卖的面条吸溜着呢,就听他们说苏星宇来补录台词了。

他一听,一下就把剩下的面条叉进嘴里囫囵咽了,跟着新来的几个小姑娘去看热闹。

“道歉有用的话,还有警…对不起重来。”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演戏的时候还好,这单独拎出来配音的时候是越看越想笑。苏星宇录了几句后录音师先看不下去了,让他先休息一下。苏星宇接过助理递来的水鼓起腮帮子,决定去一趟洗手间洗把脸。

江洋跟同行的人调笑,刚一阵倒着跑跑到了前面,身子一歪就要进录音室了。

这一人要进一人要出,就撞到了一块。江洋被撞到了背,惯性的停住脚转过身来,一脸懵懂。苏星宇就比较惨,猝不及防被撞得喷出了嘴里含着的水,手臂横在面前弯下腰后退两步靠在门边,好不狼狈。

哇,哦。江洋张了张嘴,干巴巴的道了歉。苏星宇撑着墙站直秀出一段白皙的腕子,用手背拭去嘴边的水迹,对江洋瞪视过来。

苏星宇的眼眸里掬着湖光,江洋晃花了眼,觉得自己实在罪大恶极,忙再次致歉,不曾想他刚低下头就被苏星宇扯着手臂拽出了门向外拐。

“没事的,别跟来啊,我有话跟江洋谈。”苏星宇这么说,助理和江洋的同事止步相觑。

到了只有他们两个的空间里,尴尬在空气里漫溢。江洋在想咱们有什么好谈的?难不成大明星怀疑那天我图谋不轨?对未知的谨慎让他耐住挤眉弄眼的冲动,冷着脸不敢先说话。

“装聋作哑啊,要不我先说话?”苏星宇靠站在墙边哼了一声,脸色有些古怪,“你嘴边。”

啊?江洋摸了嘴边,顿时眉心刺痛。他竟然摸下一段面条…他突然整个人都炸起来一般,眉毛尾端上撇,皱起鼻子,俊脸生动起来像在说[宝宝不开心他们人好坏都不提醒宝宝]

苏星宇歪着头笑出了声,又在人哀怨的眼神里带着恶趣安慰了一句。“没事,不就一根面嘛…挺短的,还能吃。”

江洋可能是恼糊涂了,直接朝苏星宇走近两步。“那我的给你吃好不好。”

啪——

两人齐刷刷的看过去,江洋背对着的一个姑娘垂着头飞快捡起掉落在地的手机,同手同脚的从他们旁边绕过去,嘴里还语速惊人的念着。“对不起对不起打打扰了你们继续。”

我的天哪竟然撞见了隐蔽的角落两个男人在讨♂论…

…两人再次面面相觑,苏星宇刚蹙起眉头想喊住她,江洋已经喊出那个姑娘的名字追上去嘱咐了几句,很快转身回来跟苏星宇点头。“没事了,她刚才没有拍照,也没有认出你。”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他才想起来思量人刚喊出了他的名字,有些得意。“诶那个女孩子想歪了她会不会以为我们是一对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星宇收敛了笑,这个笑话不合格。

“谁跟你一对啊。”苏星宇面上显出几分傲意的忿忿不平,想着竟然没认出我?迁怒的横了江洋一眼。江洋没觉得受气,那种不对劲的过电又一次出现了,苏星宇一说话他的视线就离不开人的唇。

“我是想跟你说那天…算了。”苏星宇本来想来一句迟到的友情澄清,看到他这的眼神就有些说不下去了。舔舐着唇左右游离了眼色,丢下一句回去录音就旋身要走。

江洋拉住了他的手腕,“等等,那个我们留个电话?”踌躇中又庄重认真的补了一句,“我绝对不会在半夜打骚扰电话。”

……

苏星宇这样的大明星怎么会留电话呢?

他只是出示了他的微信二维码。看江洋在那抓狂的甩着手机找wifi的样子挺好笑的。

然后每天晚上他都能收到一张江洋的自拍。头两天挺正常,第三天他收到的是一张江洋摔坐在瓷砖上指着膝盖的一块小淤青哭丧着脸的照片。

这个花裤衩很眼熟。苏星宇这么想,停下敷面膜的手输入文字损他。[摔倒了还记得先拍照,手机病可不轻啊]

然后苏星宇特意点进江洋那格外文艺的黑白头像去看他的朋友圈,确定了这些自拍可能是江洋每天单独发给他的。

后来江洋突然有三天没再发照片。苏星宇点开江洋的微信消息,给他发[?]也没有回复。他开始试图通过其他人联系下江洋…通讯录翻到后,他打上一段字,又忽然没了心情按黑掉屏幕。

他和江洋的交往比起正常朋友,竟是有点类似网恋的意思,除了他们自己知道,别人都不了解。苏星宇烦躁的用被子蒙住脑袋,睡了。

隔天早上江洋……的照片回来了。照片是前一阵子挺流行的旅行牵手照和一根又高又长的热带植物。

[出来旅行心情好好!这个植物好长哦]

苏星宇绷紧的弦一下松了,噼里啪啦的给他回复。[风沙这么大都不知道带上脑子吗,真傻。]一发出去就发现把帽子错打成了脑子,刚想撤回时江洋就秒回了。

[哇,这次准备的不好,问问下次我们大明星你宝贵的头脑连人出不出借啊?]

[不借!]

[怎么不借!p可怜.jpg]

[我身价这么高怕你养不起]

[我很好养活的,我给你养好不好]

苏星宇没再回复微信,直接拨通了江洋的号码。

可惜一直占线。

……

江洋在热带浪了半个月,飞回来的时候黑成黑人混血。苏星宇约了他到家里见面,开门一看到他就笑得直不起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比照片看起来还黑。”

江洋也有些抑郁,“我们大明星还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来照一张!”苏星宇兴致勃勃,江洋也笑出大白牙。

不得不说,当他们差异明显的肤色靠在一块的时候,格外,色气。

拍完照寒暄几句后就有些意料中的冷场,苏星宇装作不经意的样子低着眼睫问江洋,“听说你现在是失业状态?”

听说——打听回来的人说。

江洋收敛了笑容,苏星宇后悔自己问这个了。

“是啦,我去旅游前辞职了。”江洋抓了把头发,把斜着的腿收回来一些。“肯定有更好的单位等着我去挑,我那么有本事不着急的。”

苏星宇瞧出了他的拒绝,闭嘴不说话了。

……

来来来,迂回来说,谁叫江洋对上他的眼了呢。

苏星宇是个少爷脾气,撞上江洋跳脱乐天的属性嵌得刚刚好。可等到江洋最终拿戒指套住苏星宇的时候,他们前后相识已经一年多了,主要归结于苏星宇实在太忙。

晚上苏星宇枕在江洋腿上让他给自己敷面膜。江洋麻利的帮他整好,颇有情绪的叹了一声。

苏星宇闭着的眼睛马上睁开了,“叹什么气啊?”

“我终于追到你了。”

“说得苦尽甘来一样…我有三千万的粉丝带着嫁妆等着嫁给我呢,你拿着不要钱的四百张自拍就嫁进门,我很亏的。”

“我撩了四百多天你才被我难以抗拒的帅气打动,太久了。”

“不要脸。”苏星宇弯着笑眼去挡他凑近的脸,“那我就嫁给我自己了。”

“不能偷懒啊,今天的照片呢?”苏星宇坐起来拿下已经笑得滑落的面膜,抿紧唇故作认真的问。

江洋笑得贼兮兮,扣紧人的五指一亮,照得第一张非自拍照。

[脑洞不够,套路来凑。强行扣题,难过.]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