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重返二十 02

评论的大家都觉得星宇宝宝会哭的很惨…不过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啦还是为爱做的事多流泪[bu]

接上

轿车行驶到大路上的时候,江洋的肚子咕咕叫了。他按着胃部尴尬的微笑,想到被他扔在茶几上的早点懊恼的挤眉弄眼。

苏星宇高冷的无声嘲笑他,让经纪人姐姐先绕路给江洋找点吃的。话刚说完,苏星宇的肚子响应般诚实的咕噜一声。

江洋突然被戳笑点般笑得直捂住嘴靠在后座上颤抖。

“…好笑吗?”

“我笑我自己,笑我自己。”

……

苏星宇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魔障了。江洋这样的人,九年前的自己是怎么会觉得他有那么好,那么喜欢呢?

苏星宇不加掩饰的用嫌弃的目光把人江洋从头到脚打量过来,落魄和颓废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老一些,不修边幅的穿搭更是不堪入目。

江洋倒是坦然任看,看得苏星宇连连摇头。

“我一直这样习惯了,孤家寡人,自己舒服就好啦。”

“你舒服别人就不舒服,孤家寡人。”

经纪人姐姐在苏星宇上妆的时候给江洋拿了一套西装和洗漱用品,江洋到旁边洗手间整理完毕回来找他们,看到化妆师在往苏星宇脸颊那道伤痕扑粉遮瑕。

江洋对这类事件不感冒,想到早上被苏星宇撕掉的创口贴,觉得创口贴或许丑了点,贴着它伤口才会好啊。

“哇,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了。”江洋低声感叹,不过粉饰太平伤还是真实存在,还会因为闷气感染细菌。

苏星宇在化妆间隙偏头看了江洋一眼,很是一怔,化妆师姐姐轻声催促和掰正他的脸偏向以后他还是忍不住想再看江洋一眼确认一下。

江洋换了套衣服还是有模有样的,衣服不错。

江洋等了好久才听到苏星宇上妆完毕的消息,看了看他的那张脸,除了那道伤的遮掩觉得看不出有别的改变。

……

“星宇,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

这是田心今晚第三次问苏星宇这个问题了。苏星宇已经懒得回复,只向她摆出一个苏式敷衍微笑。

表的时间已经趋向九点,田心肉眼可见的焦灼起来,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脚尖点地的坐着。江洋坐在田心旁边,适时提出问题。

“他之前都是这个点发病的吗?”

“前天我陪着他的时候就是九点十四分,星宇突然不对劲,跟他说话也不理我……”

苏星宇打断了田心倾诉的话头,并让她去询问录制的准备工作。

担心消息走漏出去,他们已经给两个小助理补了假期,江洋算是义务顶了半个缺。

田心担忧的叹着气,高跟鞋在地板上嗒嗒响,“我后悔了,也不知道让江先生来有没有用…要是你突然魔障起别人了又怎么办?不然还是我去跟他们沟通今天就不录了。”

“妆都上好了准备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你用什么理由跟他们提不录啊。”苏星宇宽慰她,按住她的肩膀冲她笑。“相信我。”

江洋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默默不说话。他看到苏星宇另一只手在捻着衬衫下摆,这是他不自信或者焦虑时候的小动作。

田心没有发现,她被苏星宇安慰了,长舒一口气露出微笑。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后休息室的门被旋开,挂着工作证的工作人员来通知苏星宇录制准备完毕了。

……

二十岁的苏星宇是在他们从后台走向前台的这段路上出现的。

“星宇?”田心摇晃着苏星宇的手臂喊他。苏星宇顺着她的呼唤侧过头看她,很自然又困惑的问她。

“我们认识吗,小姐?”

田心急得快哭了,赶快回头把落后他们的江洋拽过来,祈祷这会有用。

苏星宇的目光从江洋身上轻飘飘的掠过,江洋透心的凉,这种目光像是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苏星宇自顾自的低头看了手表上的时间,表情忽然生动起来,自言自语。

“这个点他肯定在家了,直接去堵他。”说着左右徘徊了几步,找到出口的方向就要向那边走。

田心喊着苏星宇的名字去拉他,苏星宇就像无意识的甩开她的手就想变走为跑跑出出口。江洋眼疾手快的展臂抱住苏星宇的腰,心惊胆战的瞪着眼睛对田心说话。

“不行,他录不成了,你去跟他们讲好,我把他带去车库,我们先回家!”

江洋这才真真切切的见到苏星宇魔障时的可怕,箍紧人腰部的手臂更用力了,直接半抱半拖着把人拖着走。

田心应了声好,四下看到零星几个工作人员好像在注意这边的事情,心下一沉,梳理好心态去踏着沉稳的脚步去和节目组沟通。

……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