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成愁

*苏严x仲堃仪   不走心的题目
*黑化方方土设定? 脑补剧情线后期  有隐藏肉渣
*ooc慎
*对苏严早便当了不吐
*夹乾坤私货  be

【“你出身贫寒,自然对这些门阀世族多有怨怼。倘若有朝一日你得以为官作宰,恐怕比起如今的世族,尤会过之。” 苏严说话时并不视人,只轻蔑敷衍的将目光游离着投在夫子与仲堃仪之间的空地,言之凿凿,似是预言。 】

仲堃仪猛一乍醒还未能清醒的感知周遭事物,细汗布满额头,心慌意乱的任袖口扫落了手边毛笔。

夜深寂静,混沌着意识眨眼四顾,好一会儿才认清这是仲府书房,他竟伏案睡了过去。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

挪动的腿把掉落的毛笔扫进了桌底更里面一些,木杆滚动的声音夏夜里款款叙叙,仲堃仪活动舒展着僵硬的脖颈,并未多想,拿起油灯照明,撩起长衫下摆半蹲去拾。

油灯萤火的光豆在桌里投下大片亮色,探指够笔之时视线无意上移,一个用匕首刻上的名字猝不及防的撞进眼里。

仲堃仪的呼吸屏住了一瞬,抬手让光更具体的投在那块红木上。稚嫩的篆书有些歪斜的爬在红木上,像个小孩子的恶作剧。

是了,小孩子才会钻进书桌底下…以刻上自己名字为乐。

敛眸聚神,半蹲的姿势久了腿脚发麻,索性向后坐下盘起腿,将整个人堪堪塞进了桌底空档歇着。

亏得四下无人,若是让其他人看见端仪的仲相现在是这般样子,便要闹笑话了。

这个轻松自嘲的念头也是一闪而过,很快思绪全被这个名字牵引回去。

——苏严

当年三大氏族被盘根铲除,势力财帛尽归王权,又很快被他全盘接管。世人皆传仲相德才兼备,入仕短短数载便促使天枢富强安康,呼声几渐高过少年称王却被压制十余年的孟章王。

苏宅摘了牌匾,改头换面便是新丞相府。仲堃仪踏过高阶,奇特的充实感充盈着四肢五骸。

他做到了,而且做到了最好…不,还能更好。

当时天色渐阴,左右侍从却从年轻的仲相眼里看到了灿若明火的气焰。

……

他不是才意识到这里是苏严成长的地方。从他住进伊始便时常碰到会令他记忆起此人的物件。他初时会在夜半无人时烧的烧,砸得砸,最后在大床上蜷起身体冷汗淋漓的昏昏睡去。

距上一次翻到书库藏书夹带的苏严笔记,有一年半了吧。

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

仲堃仪从未想过自己能这般平静的想起苏严。

苏严此人,出身高贵有才无德,行事乖张跋扈。他会眯起眼用余光看你,就像看一粒惹脏他绿靴的尘埃泥土。他会用恶劣鄙夷的语气引经据典,条理清晰的讽刺拆穿你尽力掩饰忽略的短板缺陷。他会…

他代表着曾经的寒门学子仲堃仪一心上爬的一切难堪。

……

“挑灯夜读,看坏了你那双招子多得不偿失。”

苏严踹开半掩的木门进来,下一个动作就是吹灭了微弱的油灯,这才扬起下颚,借着月光随意打量起吃惊恼怒的仲堃仪。

这一打量,让苏严微妙的心里咯噔一下。月光胧着仲堃仪的面貌,眉眼皮肤都泛着好看的光泽,被人因恼怒反复咬住蹂躏的唇也好看的要命,真……

苏严站在月光照不到的位置,仲堃仪看不清他的神色,只瞧见他年轻骄矜的下巴,毛笔在纸上凝下丑陋的墨点,一时忘记管理好面部表情只扯出难看的假笑答道。

“谢苏师兄挂念。”深呼吸搁下毛笔,垂着眉眼,“但是苏师兄不请自来,是不是有失礼数。”

苏严在声音里回过神来,听着话,很快把自己先前短暂的鬼迷心窍转成了火气。

仲堃仪在学宫求学半年,他对仲堃仪此人本无丝毫在意,可今日仲堃仪竟一反常态在夫子面前大谈王之新政,句句责问大家世族占用民利,将贵族当作国家发展的问题。

真是荒唐至极!一派狭隘小民的嘴脸。若不是世家每年捐出学金,你仲堃仪何以在学宫免费就读。

课上未能辨个高低,苏严怒火不熄,这才在夜里孤身寻来。他理清思路,夹着火气开口便是大段道理实例。

可是辩论是如何到动手的…多半要怪年轻气盛,半桶水时便自以为自己天下无双,谁也说不动对方,只好以拳脚定胜负。

苏严把仲堃仪想要去够剑的手绞在人背后,顺势把人压在桌面上制住。

武力也比不过从小起点便高的苏严,仲堃仪脸贴着冰冷的木桌烧得滚烫。

“仲堃仪,你认不认输。”苏严费了力气,气喘吁吁。

不认!

无声比出两字口型,手心此时发痒感念起前日夫子比划教导的词。

[韬光养晦]

许久,苏严听到仲堃仪虚着声线道了声认输,松开对他的钳制。

仲堃仪缓缓回过身来,他的脸上有被挤压后的红痕,眼眶也红了一圈似有泪噙着,发髻乱着飘下几缕长发扫在面前,没了说话的劲头,整个人散发着委委屈屈的颓唐气息。

苏严看着,鬼使神差般控制不住他自己,下一刻便又欺身上去……

……

真是个混账东西,斯文败类。

静坐桌下的仲丞相还是骂了一句,还瞧着那稚嫩的篆体字其实没有太大怒火。

你看不到,你当年随意折辱的仲堃仪如今是何等成功,而你早就成了一抔黄土。

…生生死死。

仲堃仪恍惚间觉得那红木上方多了三个字,笔力浑厚,内蕴风骨。

他已经记不清苏严的样貌。

可这个一袭蓝衣,丰神俊朗的男子却年轻如初,笑意款款。

人的称呼哽在喉头,酸涩的惆怅潮水般涌上眼眶。

……

第二日仲丞相缺了朝议。

仲堃仪独自劈开一老式红木桌烧了火,煮了一碗面,点上三支香,祭奠故人。

不知道自己熬夜在写什么东西系列

评论(19)

热度(43)

  1. William-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唐念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