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兰若【公孙钤x仲堃仪】1

*au设定.精怪志异
*情不自禁的方方土颜吹 不服…憋着

城南有狐仙。

“城南的狐仙大人惑迷了数十人,就像隔壁街的王屠夫上个月出去走亲戚,在城南兰若寺宿了一宿,第二天就再也没人看见过他啦。别的人都说,是被狐仙大人吸精气进补了。”

“兰若寺?怎么会起这个名字。”

“嗨,破败寺庙能有什么好名字,好像是狐仙大人的事迹传出来后…大家才这么称呼它的,以前就叫破庙。”

缺了颗牙的店家小二绘声绘色的给过路书生讲了这城南狐仙的事,一盏茶的功夫,小半两金子就揣进了怀里,乐得睁不开眼。末了问上一句,客官将向哪去?

“在下寻亲途径贵镇,次日便走。”

蓝衣书生笑得可亲,行为有礼,请小二添茶时也会先称劳驾,握杯饮茶时都风度翩翩,和一旁走商农夫全然不同。

“客官真是我做事这两年见过最贵气的人,将来一定了不得。”

小二续上茶点时忍不住夸了句讨好的话,惹得蓝衣书生若有所思的细凝了眼自己端茶捋袖的姿势,又掏了半块金子。

贵人!

小二躲到角落里眉飞色舞的捂着两块金子瞧,麻利收好后再进大堂,却只瞧见贵人留下的茶钱了。

虽说夏日日长,可再有一个时辰也就天暗了。小镇只有一间客栈,贵人今晚要在何处歇脚?

“二牛,来后厨帮忙!”

“…噢来咯。”

……

这蓝衣书生复姓公孙,单名一个钤字。他本是与焸栎侯出使天玑国谈和,天玑国多疑强势,欲扣押使团威逼天璇。天璇使团侥幸逃脱,择了远路,却在天璇与天枢国边境处遭刺客伏击冲散。

公孙钤离了队伍,料想使团大队该是按计划继续前进,可独行了两日,没追上大部队的后脚跟,这就开始思虑是否错开了去,或是就在附近。

伏击刺客究竟是何人指使,如何探清算计到己方路线,失散的使团去了哪…

镇上仅那一处客栈,旁敲侧击询问时跑堂小二半点口风未露,不像见过天璇众人的神态。他们怕是没到镇上…还是怕暴露行踪,未曾进过客栈借宿。

城南兰若寺,可能是他们歇脚的地方。

……

向城南行了数里,红日西斜夕阳晚照,长影细斜着跟着人渐行渐隐,又从身后衍生出新的。公孙钤在兰若寺门前站定,新生的影子正好在他脚底下衍生出短短的一截,漆黑浑实。

兰若寺有门匾,仅是粗糙简陋的毛边木板上书兰若两字,字清秀有骨,像是新挂上未有几日。

怪哉,怪哉。此间传闻如此吓人,竟有人有心为之立匾?

公孙钤未有惧色,只忍不住对书匾之人产生了几分好奇,站着多看了一会儿。

未曾想他静静站着,木门却吱吱呀呀从门内推开了。公孙钤的目光投向半开的空隙,瞧见一个面带愁容的黄衣书生。

此时光线暗淡,视野也是晦暗朦胧,公孙钤仍为此人抬眼时的姿态样貌定稍有定神,很快拱手作礼道。

“在下是过路人,本想天色将晚寻个可供落脚的地方,不知仁兄在此,失礼。”

黄衣书生从未想过推门时会在门外遇上个端仪的陌生人,惊愕地眨巴着好看的圆眼,听到人有礼致歉才迟疑的将木门全然拉开,略显迟缓的施礼相回。

“兄台言重了,在下也只是暂借这兰若寺小住,称不上主人。”

公孙钤得了善意的回应,却也知道失散的众人应是不在寺中了。不过的确天色将晚,歇上一晚明早启程也是不错。何况他瞧着眼前人,心里有若隐若现的熟悉感和忍不住想要倾诉的想法。

这可能是某种眼缘吧。

“这位兄台面善得很,可是在哪儿见过,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仲堃仪,从未出过家乡,看兄台不像是本地人士,只怕是认错人了吧。”

“哦…失礼了,在下公孙钤。”

“看兄台是个懂礼之人,怎么还没和在下聊上几句,便已道了两次失礼?”

仲堃仪笑着打趣了一声,侧身请人进了前院。

/

[剧情废的心在烧。扯不到想写的情节。先发出来吧…想找人和我互割腿肉]
[这个tag是叫乾坤cp吧???冷得抱紧自己]

评论(2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