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兰若【公孙钤x仲堃仪】2

au,au,au /设定经不起推敲 文笔稚嫩 希望能写到想写的情节…
唉ooc
……

公孙钤跟在人身后时瞧见仲堃仪腰侧挂着水壶,垂着绿色穗子。

此间兰若寺同话本中鬼气森森的“兰若寺”全然不同,院内植有高树,郁郁葱葱,公孙钤经过时一阵清风,吹落几片叶子,巧有一片落在他的头顶,公孙钤伸手拿下,鬼使神差的翻看了一眼,脉络清晰,脆嫩鲜绿…可抬首时见已落后仲堃仪好几步远,便随手丢下树叶跟上了。

寺内经仲堃仪点上油灯,四下空间均能看清,一侧墙角堆着草垛和行囊书箱,座上仅一慈眉善目的笑佛陀,一方矮案台。

公孙钤取了案台上的香就着油灯点着,恭敬的给座上佛陀施了拜礼。

“问过主人家,现在可以安心借宿了。”

公孙钤敬过香,侧身便看到仲堃仪微偏着头笑着看他。

“公孙兄此言,看来是不信神佛了?”

“敬天地,可鬼神之说…”公孙钤摆了摆头,恐唐突了人的信仰不再言语。

仲堃仪看起来笑意更甚,见外头天色已经暗下便拱手暂别,“公孙兄请先自便,仲某去取些水来。”

公孙钤望着人的背影离去,捧上一些干草铺了个简陋的榻位。走动间不慎碰倒了仲堃仪的书箱,忙放下干草去扶,忽然迎面一阵清爽,神清气爽不少。诧异地四下望,此时台上檀香已燃得差不多,香味顺着清风消散。

不似檀香,像松柏针叶的清爽。

莫非仲兄的书箱里压着不少松针柏叶?

公孙钤想到仲堃仪,甫一见面他便忍不住吐露了真名,虽相识相交不过寥寥数语,却已感觉神交已久,莫不是奇妙的缘分。

缘分,缘。他念了好几遍缘这个玄妙的字眼,觉得满心欢喜。

公孙钤本想等仲堃仪回来后再叙谈一阵,不知怎的就在草垛上睡着了。

还是念着人,半睡半醒间瞧见仲堃仪给自己盖上了防寒的衣物,才沉入梦乡。

……

公孙钤夜半睁眼后的下个动作就是阖上眼,忍着晕眩缓缓坐起身来,低头瞧到身上盖着的绿色长衫,嗅闻时闻着淡淡的松柏嫩香,晕眩感瞬间消去不少。

明月高悬,月光顺着窗户照进寺内,寂静流淌。

公孙钤抬头望了一眼,很快就转过身来视线去寻另一处草垛。

他若是未见到这个画面,他也不会想到有人会以书为枕,以画为被而眠。

公孙钤少有失仪,可静夜会容许他惊艳窥视半刻。

仲堃仪恬然和衣而睡,身上覆着的画面黑墨勾勒是苍松翠柏,清雅如人,好不相配。公孙钤痴然望了一会儿,猛然被个念头醒了神。

…仲兄莫不是把衣衫给了我,自己才只得以纸画遮盖?这怎当得!

他顿时难安后悔起来,搭着衣衫缓步走近人,想收起人身上的画卷以衣衫盖上,未曾想刚将画卷卷起半圈,手腕便被人狠力攥住,一抬眼,撞进仲堃仪清明发亮的黑眸。

…/

神他嘛。感觉自己毁了自己的脑洞

[]…吓死我了赶紧删掉这个愚蠢的问题,抱紧自己。大家的想法都很,可爱…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