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脑洞

蹇宾,年少称王,得意不张狂,权平朝野。
齐之侃,出身神秘,胸怀锦绣,情字为困束人心。
公孙钤,剑客独行,君子风范,初涉人间。
仲堃仪,魔教护法,面善心狠,引为知己为君死。

孟章,魔教前圣女的遗腹子,还未登位的小教主。教内波诡云谲,韬光养晦。

蹇齐线。

蹇宾手心有道伤痕样的胎记,似是剑痕。
第一次见到齐之侃时,他掌心胎记竟像真的伤痕一样流出血来,齐之侃帮他包扎了,几日后解开包扎,胎记无影无踪。

蹇宾因此把齐之侃引为福将。

但只要他们分开三日以上,他愈合的掌心就会开始疼,蹇宾盯着无痕的掌心看,没了表面的痕迹疼痛却像刻在骨子里,牵动心室,像在警示什么。

他求问名僧道长,得到“前债今偿”的解惑。开始惊疑这道伤痕是不是前世齐之侃欲杀他不得而留下的,今生得用这条命还给今生的齐之侃。

此时齐之侃与宫中生活格格不入。更是被蹇宾的排斥警惕寒了心,圈禁数月后被好友公孙相救。蹇宾知而不拦,以帝王无心自勉。

//

插个话本梗。

蹇齐撞上酒楼说书。类似前世缘今生践啊,山中少女救得富贵郎,本是佳偶相配成佳话。但高门大院的重重规律将原本活泼灵动的人压得沉默寡言,郁郁寡欢。当讲到少女最终和赶马汉子私奔的时候……蹇宾掀了他的桌子,齐之侃颊上飞红,又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词劝慰他的王上,下意识地长长叹气…蹇宾看他默认[?]更生气了,甩袖先行。

话本还有指腹为婚以成套双剑为证,却因双亲流离早逝,初见两不知的啼笑因缘。x

乾坤线。

乾坤初识是在一家黑店。

仲堃仪装作着道[或者是着了道但是体质多毒解药极快]被扔入黑作坊[对!人肉包子]。里面有个先他半日着了道,还被割了腿上半块肉的公孙钤。他瞧见公孙钤腿上鲜血淋漓,想到自己刚才咬下的那份“山鹿肉”,开始吐。

公孙钤安慰他,并感慨没想到他的历练竟是在这样一个黑店画上终点。
仲堃仪听了公孙钤毫无保留的说明身世,知晓他出自隐士大派。而此刻公孙钤全身无力,腿上的伤口还在不断流血,他面上竟也无太多怨愤之色。

仲堃仪讥讽他听天由命,在听到公孙说到“他们定是要先吃我,仲兄若是有余力,在下把浅薄功力赠你…”之时忍无可忍,替他点了腿上穴位并撕了内衣给他包扎。

blabla…中间一段轻松打压黑店势力。原来人家本来一天只做一次黑买卖,但是见仲堃仪随身的剑是和公孙钤同一样式的,以为是同出一门,怕有后患才又药了仲堃仪。

两人均对剑属同样而感到蹊跷,想是祖上有些渊源。

仲堃仪要杀了这对黑店势力,公孙钤劝他。
“他们给我上了课人心险恶…给他们个教训不再作恶便好。”
“公孙兄是要敬他们为师?”仲堃仪讥讽他。“那何不尊我为师,我的名声比他们恶得多啊。”
仲堃仪觉得此人迂腐道不同,认定此人在江湖过不过三月,但有心结个善缘。他药了黑店势力,声称是软筋散,实则药性极重,黑店势力活活饿死。

重逢时公孙钤已经江湖扬名。
仲堃仪的纯勾剑被盗,被当作拍卖品在皇城当铺拍卖压轴。公孙钤用重金拍下它,当天晚上等到了夤夜来访的仲堃仪。
仲堃仪想要要回他的佩剑,本以为公孙钤会直接交还,没想到公孙钤提出要他一个承诺想换。
“…当初言公孙兄与这江湖不和,是我误了。”言指人被江湖水染黑了x
然后公孙兄称了句老师。

[]…对!!我好想写师徒啊瘫[]

仲堃仪本想给魔教扩充影响作助孟章的筹码,打算扶持谋反的苏家谋得蹇宾的王位。但被公孙钤一言道破,公孙钤坦言他与蹇宾好友齐之侃师出同门,已将苏家阴谋尽数告知蹇宾。
仲堃仪知晓苏家气数已尽,以为公孙钤的要求是让他魔教撤出皇城,心里郁郁。
但紧接着公孙钤就跟他坦言他心里无正教魔教之别,蹇宾有心退位同齐之侃共览山河,可苏家绝非良选。而孟章其实是蹇宾叔叔同魔教圣女的儿子[。哇好狗血…]

然后结局是苏家逼宫,盟友倒戈,蹇宾还早有准备,自然一网打尽,树倒猢狲散。孟章回归皇籍,半年后蹇宾宣告病逝,孟章继位。

蹇宾齐之侃离了朝堂重担,同游天下。
仲堃仪借势扫清教内腌臜,独掌权势。
公孙钤匹马独行。佳节时,他去圣山上向仲堃仪讨杯桂花酒喝。仲堃仪问起他当初那份未兑现的承诺,他装醉不言。第二日留下字条。

——何日见许

/
还有伏笔可以细化…。特别是蹇齐剧情都不全…瘫。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