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停格

*现代背景
/

齐之侃站在蹇宾身后,眼睁睁看着人脊背挺直的跪下去,愤怒荒唐感化成酸涩胀意涌上眼眶,攥紧的拳也无力松开。

前夜下了雨,蹇宾膝盖下只隔着两张黄纸,顺着道人的铜铃吆喝声木然冲着他说的方位叩首。他在年前的一次车祸里差点瘸了腿,阴雨天旧伤就会提醒他。

蹇父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住着,几乎是看一眼少一眼的时候了,他不能去陪着父亲,因为他的母亲请求他做完这位“大师”的驱邪祈福仪式。

“你就不愿意替你父亲做些事吗?”

在他试图拒绝时,母亲质疑的尖声刺碎了他的心。他只好闭紧嘴,跟着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山丘。

“你怎么也跪下了?”一旁看热闹的年轻道士咋咋呼呼喊出了声。

老道人摇铃的动作不停,摇头晃脑间睁开眼睛瞪自己不争气的徒弟一眼,再朝后头瞧,原来是那个公子哥的跟班一声不吭的跪在了人身边,已经叩首下去了。

老道人把眉头皱紧,收了铃铛摆出个为难的表情。

“哎呀,这怎么成啊。”

“这个阵得有亲缘关系的人才能结成,小兄弟你怎么能随随便便乱入阵呢!”

老道人说话时痛心疾首,胡子都被吹扬起来。

齐之侃被指着鼻子教训,叛逆地仰着头瞪他一眼。

蹇宾稍一动弹,膝盖处的寒意就叫嚣反弹出厉害,身形轻晃脊背瘫软伏身下去,被时刻注意着的齐之侃护扶住,在人紧切的问声里摆了摆头。

一份关于[道家法宝古董]的赠与许诺掩盖了阵的缺憾。

“我们继续。”

“…小齐你回车上吧。”

多荒唐的闹剧。齐之侃气得手指都在颤,但他慢慢踱回车上,关上车门时力度还是轻的。

他不屑那个骗子,但他敬重蹇宾和蹇家父母。

他好像做了错事。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