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梦回还【全员】

傻白ooc.傻白ooc,傻白ooc

狐妖小红娘paro

人设背景高兴的话最好戳头像看一下
*⚠相关:钤堃光大三角/孟仲→乾坤,裘光,蹇齐,黎执
随便写的不撕cp,清水向,莫名其妙把箭头标的好复杂。谨慎下滑谢谢。

[上]
/
在这个人与妖怪并存的世界,陵光从没见过妖怪。

*

“公孙,你说妖怪是不是真的存在?”

陵光躺在床上刷手机上各种妖精组图,恹恹问了一句。

“当然。”公孙钤专注笔下的涂划记录,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们常去的那家店,厨师本体就是八爪鱼啊。”

他抬眼瞧了自己同桌的作业本,初一皱眉,继而拍下那只飞舞缓慢的水笔握在手心,撕下笔身歪斜贴着的黄符,重新抹平贴正,拇指从符上丹砂纹路抹过,金色流光一瞬。

把笔尖向下悬在作业本上,脱手,悬空笔开启勤勤恳恳耕耘模式。

陵光没回话,公孙钤侧身去看,他果然仰面倒在床上睡着了。

陵光的嗜睡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

公孙钤接到催魂电话,匆匆离开宿舍。

——“救!命!啊!”

论仲堃仪是怎么把一米八八的高个完完全全缩到公孙钤身后的,暂且不表。公孙钤摸不清事件由来,只下意识探臂护住人,警惕地在围上来的三个陌生人身上打转视线。

三股同源且隐隐相互加成的妖力不假掩饰,徐徐蓄力攀升。

为首的小胡子举着个圆木锤,假笑着靠近。

“怎么回事?”公孙钤侧过身背手在后,压低声音,“债主?”

仲堃仪叫冤,“我之前都没见过他们!”恳切激愤,受了莫大欺负的模样。

噢,那是打手了。

公孙钤了然,绝了讲道理的念头,先并指夹出袋里黄符贴在他们迫不及待一左一右伸来的两条手臂上。

“两位前辈,有话好好说。”

千钧坠臂符功效不凡,两个试图绕过公孙钤揪出仲堃仪的老妖趴跪在地,姿势尴尬,埋紧脑袋深感没面子。

执锤小胡子僵住假笑,缓缓把锤子收到身后。

“这个…误会啊,我们没有恶意。”

“那我也把你绑起来,拿你那个锤子敲十分钟表达善意怎么样。”仲堃仪啐一口,苦着脸揉太阳穴,“我的头现在还是晕的,像喝了酒,嗝,一样。”

仲堃仪说着话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重得厉害,后仰瘫倒。

“你们!”公孙钤慌了神,屈膝接住他,又惊又怒。

“快把王妃抢回来!”

小胡子先前详装示弱,此时图穷匕见。两个手下虽然被磨人的符咒压住了,神通仍是大有可为,把空余的手臂化藤,一上一下窜向公孙钤怀中。

公孙钤踏步急退,在藤蔓疯长欲缠绕上仲堃仪之时背身作挡,肩上两张迎风飞扬的火符自燃,化成的黑渣火星随风飘洒,绿藤沾染上一星半点,收回比窜长还要迅猛。

“真火!”

小胡子本是遁至跟前,杀招酝酿九分被小子亮出的一打符箓惊得恨不得遁出三百里。这道门小子用符诡谲,又财大气粗,短时间讨不了好了。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退开十米,终于自报家门。

“老朽苏瀚,是天枢孟章王的家臣。”他晦暗的瞥一眼失去知觉的仲堃仪,跳脚急退躲过公孙钤的符箓投射,骂这小子实在败家,这会儿我放弃强抢就瞅两眼都不成吗?真火符箓随便这么扔来恐吓?

“老前辈还是多退一段,小子功力浅薄,心里没底。”公孙钤一手揽着友人,一手捻开成打的符箓,笑不及眼底。

“此次掳人是我们行事鲁莽了。”苏瀚已经很久没低过头,冷着脸仍是硬气为主,“老臣也是为王上办差。你揽着的这位是和我们王上在苦情树下许过今生来世,在涂山狐妖那儿备过案的王妃。本来我们好言相劝来接他回天枢,可没想到他不肯,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用强硬手段。”

公孙钤的眉头随这段话挑了两次,见了鬼一样和苏瀚大眼瞪小眼,到眼睛干涩眨眼,咽津后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种…事情,涂山应该会派红线仙特别处理。你…”你们强迫人类这条触犯涂山规矩。话没说完,他的细齿尖不小心磕着软舌,神色痛苦。

苏瀚见这小道神情苦痛,再看他揽着仲堃仪腰的手臂,自以为了然,冷笑。

“仲堃仪这小子人不怎么样,倒是生了张漂亮的脸。”

阴阳怪气,鄙夷不屑。

公孙钤确定这老家伙和仲堃仪前世一定有仇。

那位青龙孟章王可能也没把他这个王妃放在心上,或者糊涂至极,竟然择了个倚老卖老还记仇的老臣来接人,自己面也不露。

白衣翩跹,破空而至。

“涂山规矩一视同仁。”

公孙钤见着来人,彻底松气,告了个别就要抱着友人回家避避。

“慕容你处理吧。”

慕容黎颔首回应,旋身摘除那久伏在地的两位天枢臣子的符箓负担,抄手琉璃玉算盘。

“三位大人,违反了涂山规矩,是要罚款的。天枢一国在后,该是不会逃罚吧。”

慕容黎有条不紊盘算。
天枢三臣面面相觑满头大汗。

庚辰不发一言,把手机屏幕上的计算机页面给慕容黎看。

…嗯人类社会在发展,人类社会在进步。

“三万七千五十三,谢谢惠顾。”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