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上弦之月

循环视频第二天…沉迷钤堃无心学习…。这首歌好好听啊…
写点ooc段子。
/

“下次有缘,定要与公孙兄切磋一次。”

当日定下这句口头之约时,怕是未想过今时物是人非的光景。

公孙钤回想起初见,有些不合时宜的失神,抽身避让的动势慢了毫厘,只好反手横剑作挡,形成双剑相角之势。反手对上正手劲显溃散落了下乘,斜剑巧劲发力弹回攻势。

仲堃仪的重剑被反弹力高扬半臂,折腕挥正。转腕吐气间勾起唇角,露出不甚浓重的讥讽意。

“公孙兄只守不攻,看来是怕我输得难看故意藏拙了。”

“哪里…”

公孙钤心里叫苦,面上丝毫不显如常浅笑,收剑挥剑一气呵成,问声注意后自证般提剑先攻。

……

最后还是平手。

……

公孙钤替仲堃仪斟酒,仲堃仪则摊开公孙钤刚给他的手绘地图看得入迷。

“这幅地图就赠与堃仪吧。”

公孙钤说完这句话,仲堃仪先前爱不释手的地图就被他折了起来,放在桌上向人推了几寸。

仲堃仪握着酒杯在手下意识的缓缓挪转,抬头与笑颜看他的公孙钤对上视线。

“无功不受禄啊。”

公孙钤的心一阵刺挠,陪练打了三百多招还没消气吗我的仲兄哟…面上的笑都快维持不了,无声叹出浊气,规规矩矩端正坐姿,连饮酒三杯。

“公孙兄路遇故友之时,也煮了一夜的酒吧。”

来了。

公孙钤肚子里有万卷道理,也怕仲堃仪把疑问句读成语气笃定带嘲讽的肯定,他虚踏一脚,实在是不讲道理的咄咄逼人。要是公孙钤在这个时候讲起反道理,仲堃仪这虚踏的一脚就会变成后退百步,只差长剑一挥落下斩出沟壑,很是无情。

“当时友人是煮茶请我共赏,确实是滴酒未沾。”公孙钤不吝解释,见人面色回暖灵光一闪补上一句,“以后在外,我不饮酒了。”

仲堃仪对他这画蛇添足的一句轻笑一声,抬手饮下这杯他晃了许久的温酒。

仲堃仪将酒杯前推,公孙钤俯身给他添酒,目不斜视,只在仲堃仪将桌侧地图收入袖中时笑得自得。

烛火摇曳,酒饮微醺。

其实本来想搞[]
薄雨湿春
是谁趁着情浓,圈我入帐中
织一场梦,造一座笼
陪君一醉花月正春风]
这段歌词,可我搞不出来。

只好乱七八糟搞搞[清辉血色溅  刀相扣,力相角,却不敢不忍再相望一眼]这句,也崩坏了。唉声叹气。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