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入骨。[中]

*岳昊x秦欢/梦幻诛仙.bgm
  李西涯x秦双/牵丝戏??雅霜一股子清新的味道
*狗血情节
写了挺多篇幅涯双,一下子停不下来
本来只想写日天少主去救欢少主那一幕,不过既然写了就试着扯个完整故事吧(=′ー`)
对了这个时间线上的岳昊形象我私设成没帽子的狄仁杰那种,黑衣,留了胡子。

……

关于原苍穹少主岳昊和元教卧底秦欢的三两风流轶事,出版成册的小料版本都有不少。扉页抬头一行清秀小字:宁信大海没有水,不信昊欢没一腿。岳昊随意撕下画有两小人的一页,拨弄炭火。

秦欢是在夜半时醒的。炭火燃烧时的声音顺着耳蜗攀进灵台,配上岳昊侍弄火炉的背影,着实恍如隔世。他坐起身时手臂脱力,后背结实撞在床头,声响挺重,没让侍弄火炉的回头。

岳昊忙完手头的事回过头来时,秦欢已经靠着床头坐正了。受伤后病态的虚弱苍白让他显得年纪更轻,干干净净,像个远离江湖的小公子。

“你救了我。”
“你用苍穹的招式杀人。”

“抱歉。”

秦欢的眉眼有个轻微的瑟缩,干渴抿紧的唇线因咬紧细齿再紧些许,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你腿上有伤,别折腾了。”
“我不能留在这。”

“你怕连累我?”岳昊嗤笑得吟出一声,“现在划清界限太天真得不合时宜吧。”

“你救了我。”

岳昊对秦欢重复的这句话不知为何有些恼意,站起身向门快步疾走,还是在手推抵着门的那刻听到了秦欢放缓的下一句。

“一样是不合时宜。”

去你爹的不合时宜!

关门巨响。

……

江湖脉络自有规则。有落败,就有借势而起者,向来此消彼长。其中有类人得天独厚,闷声得了最大的气数,旁人不知,自己也懵懂不觉。

秦双手背腰后,轻摆身姿缓步跟着。李西涯步量大她许多,便走两步停两步,在她跟前跟后来回晃悠,小孩脾性。惹得她白上一眼,又忍不住面上挂笑。

李西涯此时走在她前头,便旋身面向她,操着继承小镇不正宗的口音,喊她的名字。

“双儿。”
你听听,像是喊姑娘名字的样子吗。

“双儿,你怎么不走了呀?”
“我走累了,咱们到旁边茶摊歇歇脚再走吧。”

李西涯自然应下,想着终于找到表现的时机,连椅子都用袖子给秦双擦了三遍。秦双哭笑不得看这原本仪容整洁,挺有少侠风范的家伙把自己的衣袖扯成一长一短,带着衣襟也歪在身上。忍不住叨上几句把人喊道面前,抚上人的衣领处替他整理衣襟。

子衿语。

秦双在对上人视线的下一刻就慌乱闪眸,手却虚抵着从人的胸口迟半拍未收回。想好你个李西涯,你要敢的话我一定毫不留情的揍你。

气氛好的一塌糊涂,还是情至无缘。李西涯突然像被无形气劲击中般,怂得从长椅上跌落下去,面上还是熟悉的懵式神情,原来他不是入了情境情圣附体,慢半拍的暴击把他二十五年母胎单身的少男心,击,懵,了。

秦双选择多喝热水。这呆子是谁我和他不熟。

“客官,您怎么摔了快起来。”

这边李西涯试图拒绝老店家搀扶无果,几乎是瘫靠在人身上坐回椅子上,那边注意到这件莫名其妙事故腰裹刀背负剑的一伙儿人发出了一声嗤笑。

“原来是个傻子!”

秦双虽然在心里说李西涯呆呆傻傻,听到这样恶意嘲弄的声音,二话不说拍桌怒视过去。

嘴快的光头不占理哪把这小姑娘和傻子放在眼里,随意扯出个恐吓意味大的笑,就抛诸脑后,回身同他的同桌人继续高谈阔论。

李西涯缓过神来,木愣着拿起茶壶就往嘴里灌。茶水从他唇边溢出来的痕迹流到衣服上,不可能是聪明的样貌。

…气死我了。
秦双哼声,双臂抱在胸前闷气吃得饱。

那不占理和旁人交流的高谈阔论不断传过来,秦双按捺不住,一把夺过李西涯手里已经空了的茶壶,想喊他启程了。

“这届武林新一辈就是不行,有名的几个,先说那清源陆子豪,不过是个没本事的侠二代,他爹都特地为他坐镇去围那个什么元教少主,抓到了吗?这都没留住。”
“这事我也听说了,本来陆子豪都要把那元教少主当场诛杀,谁知道,嘿,人姘头来救走了。”

秦双的夺茶壶变成了掐手。李西涯发出声盖里盖气的类似小动物呜咽的声音,别过脸咬住衣袖忍住。

“还有魔教妖女啊?”
“消息不灵通吧,岳昊,原来苍穹的岳昊。”

李西涯耳旁青筋跟着爆出几根,红了眼眶,覆手在秦双拧他的手上,还未来得及言语。秦双猛地抽手立起来,单刀直入插进那伙人的圈里。

“我!”硬生生把哥这个称呼咽压回舌下,秦双扔出一块银锭,沉甸的银锭在桌面笨重地打了半滚,眉蹙显急,“你刚才说的这件事是什么时候,他在哪儿被救走的?”

显自己消息灵通抖威风的白净矮个子先看了看银锭,再看了看秦双,手摸向银锭就要回话,被原先那个嘲弄李西涯的光头按住手,就住嘴缩手了。

他们交换一个显凶的眼神,目光在秦双单薄的身板和走来的李西涯身上游离。

李西涯拍上秦双的肩,将她护在身后。

……

“大侠饶命!我们是听这位侠女打听元教妖人,以为大侠和侠女是元教余孽,犯了糊涂!”

被狠揍一顿的几个倒作一团,白净的矮个子伤得最轻,拱手求饶。

“呸,我看你们是见财起意,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武林败类。”李西涯啐了一声,把连剑鞘也没出的剑扔换了只手。

秦双没理会他这耍帅的小心机,急切的前跨一步。

“元教少主是在哪儿被岳昊救走的!”
“这个月上半旬的事,应该七八天前…就在前头不远的石牛镇。”

“李西涯!”
“双儿你说话。”
“揍他!”

遭了,哥哥卧底苍穹的时候骗过岳昊,他怎么会去救哥哥呢?苍穹没了,他会不会是迁怒到哥哥身上,拿他泄愤寻仇?肯定不是好消息…秦双六神无主,冷不丁想到刚才那人说起岳昊与秦欢时用的关系词,暗叨粗俗可恶同时,有关岳昊形象的些许记忆涌上心头,好像是和哥哥挺配……

秦双懊恼的攥拳虚砸,不好不好,情况更复杂了!


b.文盲为什么要写同人???
    别等下文,我就只适合写片段,一扩写就崩。
    祝大家寒假快乐…天天有脑洞有新粮…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