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入骨。[下]

*岳昊x秦欢
*私设  ①秦欢学过速成境界突破法,失败则走火入魔。    ②秦双被李西涯治好了,并和他浪迹天涯。
③秦欢自脱元教状态,可能有点自毁倾向[。]
④…全篇都是私设,因为写得早和电视剧冲突了。
赶紧完结篇

*

“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该怎么选怎么做,剩下的就是如何说服自己的工夫消磨。”

*

岳昊从前不是个羞于表达的人,他大方磊落,偶有遇事不平,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也是直来直往。韩欢曾赞他品性为人,大半出自真心,余下一分始终认清立场两分的谨慎自省。

彼时苍穹大破,秦欢身份大白,岳昊执剑未动先鸣,剑尖直指秦欢面门又疾然下移指心,连望人面貌的心思都欠奉,切实的怒火烧心。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过不了我这关,你休想走。”

他这关究竟要如何打开,言辞无力坦明,付诸武力。韩欢是他流连到想就地搭宅的风景,如今风景海市蜃楼,化为梦魇,输得倾家荡产的人血冲头脑。

天雷勾动地火。

末了岳昊的剑被秦欢反手以一刁钻的角度挡住后挑,剑柄打旋脱手,剑锋钉入玉钥开关旁的巨石屏障寸余。秦双匆匆赶来,听那脱手剑颤动似悲鸣,面露惊色。她望向秦欢,见人抬手拭去唇边鲜血,奔跑过去扶住人支撑。

双欢二人默契神情的眼神交换甚是刺眼,秦双张开秀弱的双臂护在秦欢身前,尚未出言,岳昊已经旋身背对两人,淡淡留下一句。

“你虽骗我,我却不能食言。”
-韩师弟你既入我门,我必顾你周全!

秦欢下意识的前跨一步,撞上秦双扬起的手臂,至岳昊蓝色衣摆消失在拐角,挡住秦双别过脸去啐出大口血。秦双吓得不轻,声音都带上哭颤。

“哥,你是不是伤的很重?”

“没事。”红衣不见端倪,缓气后尚能回以宽心话语。

玄环玉洞,神农玉…近在咫尺。与岳昊的背道而驰,无可避免。只是玉钥贴上开关时,那钉入石壁的剑让动作有一息滞涩。

那把剑不是他挡落的。仅是挡击的力道怎可能让剑钉入无缝石壁?是岳昊他在殊死一搏的最后掷剑脱手,一点不念后路。若是秦欢再决绝狠厉些,他的命就跟他脱手的剑一样,舍在此处了。

……

世人对侠二代总是敬佩与轻视并存。若是侠有三六九等,着锦绸素衣佩剑的年轻侠客,多是一等层次的了。这些在祖辈余荫下得天独厚的二代,虽不是毫无城府的愚蠢守门人,难免有些未经风浪的天真醇厚。

陆子豪将翠玉狠掷地面,很是气恼。

他偶然从市集得了岳昊行踪的蛛丝马迹,便由此探查,寻至城外某处草屋,结果却扑了个空。陆子豪要来几坛烈酒滥饮,情至时失手砸碎一坛,歪向侧边伏在桌面睡着。

……

岳昊捧着食盒进屋的时候,看见秦欢侧身靠在窗边向外望,略去那种警戒紧绷的状态不谈,实则画面是挺好看的。

岳昊嗤笑着哼了声,秦欢马上收了动作,周身气劲随之卸了干净,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坐到桌边,缓了一会儿有想要开口的态势,岳昊就把筷子拍到他手里。

秦欢口中无味,也无心品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岳昊面不改色的犯着食不言的忌讳,薄唇忙着收纳食物,字句都是漫不经心。“我知道,救你一次已经把我在他们那所剩不多的香火情用完了,没有下次了。”

“我马上就动身离开。”
“你休想。”

秦欢蹙起眉,对岳昊笑骂出声的嬉笑姿态无力又气愤。这样的岳昊是他不熟悉的,愧疚敬畏让他无所适从,又有些难言的,无足轻重的情绪,终抵不过对人性命忧心的气愤。

那日岳昊恍若幽魂破空而至,杀红了眼的秦欢却垂下剑尖,以为是拥抱终结。

他是在等岳昊,在等他来收了元教少主秦欢这条命,多少能弥补些岳昊在武林的声势气运。

可岳昊不肯。
因为岳昊知道死在他手里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束,所以他不肯。

他恨我。秦欢无比确定,从岳昊看他的眼神一清二楚,每分每刻都像回到当初玄环玉洞前的那次对峙。我给他招致无穷祸事,秦欢想,就算是想死在他手上,也至如今他走进泥沼,害他更深。

客栈隔音效果本是不错,可冷不丁楼上住户砸了个重物,像是声闷声雷。岳昊夹菜的手势不稳,电光火石间两只红木筷戳到面前,挡夹住险些落在桌面的排骨。

岳昊笑了,在秦欢未再动作前夹回这块排骨,放到嘴里吃了。
“自己选的最好吃。”

……

夜里秦欢做了个梦。

梦里他约莫是心心念念做个好事,离岳昊远些,却被这个死心眼识破拦下,动起手来。他实在是生气极了,说了些气头上的话,岳昊竟比他气得还有底气,全然不顾他重伤初愈,逼得他只守不攻,一掌拍在他胸口,呕出大口鲜血。恍惚中又听得岳昊的声音,喊着你休想之类的话。

他有些委屈,我没想要什么,你贪图得多吧…

“秦欢!”

岳昊扣着他的脉门,源源不断输入真气。秦欢陷入奇妙境界,一时神游出窍,一时内视剔透。他体内外来真气努力催动他侠骨释放内能自护,却惊觉侠骨萎靡。

“你修的什么功,杀鸡取卵来速成的吗?”岳昊又惊又怒,秦欢的伤好得越是快得惊人,这趟走火入魔越是来势汹汹。原先面色铁青,如今却见红润血色,不是他的真气回护有效,怕是回光返照。他欲再不管不顾多输真气,却被睁眼的秦欢挥臂挡开。

“你想死吗!”岳昊吼出声来,见秦欢无动于衷的求死态度,咬紧牙关忍住即将冲口的悲声。

“对不起。”此生种种,我对你不起。

岳昊像是突然醒悟过什么,眸中亮得吓人。

“为了我。”岳昊将秦欢的手按向下,眼入人眉峰沟壑,松改原本扣他脉门的手为十指交缠,并无半点旖旎心思,只为速擒拿住他可能的反抗,粗声粗气口吻不善。“我。”

你愿意为我死,我想你为我活啊。

……

秦双带着李西涯在石牛镇寻到秦欢的时候,他坐在木屋门槛上扎一个风筝。听到秦双的唤声,见她脚步轻盈飞奔过来,顺手把风筝递给人。

秦双被秦欢浅浅的笑脸耀了眼,也笑得眉眼弯弯。思念牵挂在见面一刹确认安好后化成喜悦,几欲红眼。姑娘长大面皮薄,忙看那小石牛花案的风筝,赞声可爱,可视线归于右下处的昊字落款,忍不住舐唇咋舌。

李西涯年纪不小,情商始终初始状态。怼秦欢恐怕已经成了他的被动设定,没如秦双细心注意到右下落款,以为是秦欢自画,先很套路的仰天长笑三声。

“原来你画得还不如我呀。”

“李西涯你住嘴。”
秦双捂住脸,拽人衣袖。

柴门吱啦一声彻底敞开,一人怼一堆的日天少主似笑非笑的应声。

“是挺简陋的,不过我画得很满意,送给别人也不嫌弃,我就觉得很好。李少侠给人送过风筝吗?”

“这,还还没有。”
喂喂,这有什么好炫耀的。还有你李西涯,你这个委屈的语气是怎么了?

秦欢搭着岳昊的手站起身来,让开进门的位置。
秦双忍不住盯着秦欢搭住岳昊的手,岳昊像是故意,任秦欢自然欲脱手也不松,惹得他深深白了一眼,才嬉皮笑脸松开。

秦双心里念着糟糕,又念万幸,重复几次,说不出话来,只好用笑容回复哥哥。

后来当秦双注意到李西涯时不时紧盯着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连饭都少吃了一碗半,她可以确定了,岳昊他就是故意的。

记仇鬼。
她摆了摆头,托着腮帮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细嫩的脸颊,另一只手乖乖的放在身侧,等蓄谋已久的人来牵呐。

//

岳昊喊住秦欢,同当年初见秦欢留住他那般。
他说,“我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与你交个朋友。”

秦欢的心胸被这句话充盈着,他想喊岳昊的名字,他想我负你太多,几成心魔,你如何这般豁达,与我全然不同。最后只轻笑一声,回身望他。

自你相救,余生就是平白赚来的,何必纠结前尘畏首畏尾,不妨随你心意,做个短浅之人。

他答,圆满的字音收尾。

“好。”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