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一技绝杀。

*昊欢向秦欢自戏

寻常侠士五行属一,相生相克有迹可循。对敌若遇上属性相克,是为大凶。并肩作战属性相生,是事半功倍。偶有得天独厚者,超脱五行属性特异,生克不明。

雷霆电光先锋一筹。

纵使人砸锤迎敌的气势不弱,无所畏惧得撞上雷霆后的僵硬酥麻却是后知后觉。冷锋入人心胸再抽出垂剑,了断生气。旋身缓步,对败者连视线投以都欠奉,清冷非常,暗生闷气。听电光炸声在人胸膛盘桓微弱,继而消弭时,人随重锤倒地,便再无声息。

“韩弟,漂亮啊!”

岳昊笑得牵动胸膛内伤抽气连连,被架臂支撑住也难安分,悦然吐息热浪及耳畔,融满面清冷,眉峰微皱。

“岳师兄莫要说话了。”一手架臂,一手揽腰撑人六分重量。念方才惊险,话欲冲口而出又理智阻下,只余匆匆一句。“我们回苍穹疗伤。”

“我也看得出来他克我。但既然我们在一起,就没有让韩弟你冲在前头的道理。”

岳昊解释的语气里没半点居功自傲,是见我耿耿于怀,又恐我误会他为人鲁莽,方细心坦言。

这番真心实意,纵顺势恭维的话堆在嘴边,也只汇成一声理解笃定的嗯。

“我厉害吗?”

“厉害!”

“下次我走前头。”

“嘿,这次是个例,你等我伤好了我们再切磋,手底下见真章啊。”

……

玄环玉洞外见人启剑相候,意料之中,情理难平。神农玉宝光醒目衬掌心莹绿,像放任毒雾渗入掌纹不肯自知,扣指再紧。

双儿,双儿的病不能再拖了。

“岳师兄待我不薄,我也是身不由己。”

便战。

岳昊的属性为水,他性不肯走绵绵路数,战便作骤雨疾风,速战速决。

昔时并肩作战雷雨齐下,好不酣畅。彼时阵营两易正面对敌,以往话繁的人噤言抿唇,扯出冷笑的角度,俨然一个不见血红的伤口。

他说,“最后一招。”

对剑以诚,敬人亦当全力以赴。闭眼再睁,蓄侠骨内能注入雷切,对上人如掬寒潭的玄眸,同时出手。毫无保留的最大功率,雷霆万钧引剑攻先,数水剑劲相对。电光无律张牙舞爪,水剑有序层层作围,数息对峙僵持。

水绵长自源,雷虽凌厉,无根必后继乏力。明悟败局已定,念双儿病倦之容,却是舍了这条命也不能顺人心意留在此处。

水忽续能有滞,对攻是此消彼长,雷得势骤然奔腾张狂,将人击飞撞及石壁半空落下,止剑撑地堪堪稳住身形。

“韩欢。”

岳昊呕出半口鲜血,余下带腥咽回肚里,哑声结语。

“我输了。”

你要先走,便走吧。
我不跟了。

.
流水留情,落雷藏心。
相克亦相生,何来一技绝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