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来不及解释了!

*岳昊x秦欢
*写手脑子有病_(: 」∠)_慎  
私设时间线 

1.

秦双女扮男装去了青楼。
一为堵为老不尊的师父,二是好奇心起早就蠢蠢欲动。

小黑把这件事告诉了秦欢。秦欢怪秦双行为荒唐,嘴上骂句胡闹,拿着剑就低调前去堵人。他踏进香粉弥漫的青楼,听着欢声笑语,竟是难得有些发怵。未及再思虑几番,很快被迎客的姑娘哄迎进去,习武之人避手抽腿的熟练,虽难见狼狈,可他把手按在剑鞘上压剑,威慑力还比不上老鸨挥着团扇的两句笑骂。

收了秦欢扔来金子的鸨母很是殷勤推荐,“我这儿姑娘都是最好的。”

“我不要姑娘。”秦欢扫视目力可及处的人群,不为穿着客气的姑娘们停留,独寻面容清秀的“男子”。

见多识广的鸨母会心一笑。
“我们这儿俊俏健壮的男儿可也不少。”她笑着想拍搭上这位俊俏侠客的肩膀,被来自人身后的一声唤缓下动作。

来人唤声在先,形容才至。

“韩师弟,可是让我抓住了。”

2.

岳昊抓住秦欢的手臂按下,俯首在人耳边劝说。
“事到如今,也不是解释我们并非那种关系的时候。”

他前跨一步挡到秦欢身前,手背抵着人的胸口轻敲两下,转向时脸上噙着恰到好处的,优越又不会令人反感的笑,扔出一块金锭。

什么关系能让两个男子在欢场要来一个没有姑娘作陪的房间?

本该惊疑岳昊是跟随他而来还是无意撞破,或者尽快解释清楚缘由,将嫌疑撇清。可秦欢的视线一扫,就见到床榻旁开盒盛放的形状奇异的器具,怒恼突如其来占了上风,旋身便要推门而出。被岳昊双手按肩阻了回来。

“韩师弟,我错了我错了。”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秦欢看到岳昊告罪的笑脸,心就沉静下来。

岳昊一个搭肩作捏的动作能骗过看遍欢场的老鸨,也让秦欢感到一阵过电样的酥麻,现仍存在于岳昊的目光里,和被那些姑娘纠缠时的不自在全然不同,分外煎熬。

故他先发制人,单刀直入。“岳师兄是一路跟着我出的苍穹?”

岳昊别有深意的眯起眼,又是笑脸。

“我本是下山办事,在镇口看见你的背影想确认一下…你走得太急了,我就直接跟进了这儿。我一直以为韩弟你不食人间烟火,果然食色性也,是男人都难免俗啊。”

“可方才看你表现,又像有内情…咦我突然想到一个。”

岳昊摩挲着下巴的一块皮肤,很像个思索打量的姿势,很为他增添智者的光环。他忽然福至心灵般唤活眸光,秦欢垂下眉眼,扣紧握剑的指节。

“韩弟,你说我蓄个胡子怎么样?”

秦欢沉默片刻,“不怎么样。千万,不要。”

3.

插科打诨作罢,秦欢终是讲出个说得过去的缘由。

岳昊听得连连点头,情至时抛出个花生米,准确无误地拿嘴接住了。

“哇,这位姑娘为了逼你见她,竟然甘愿身陷青楼,可歌可泣,可歌可泣啊。”

喂这位少侠我没有这么说吧你到底脑补了什么啊!

岳昊拍干净手上碎屑,掸袖起身握剑,焦声催促道。“既然如此我们快行动吧,找到你那位熟识的姑娘。”

是动了什么开关吗,突然…可靠了起来。

*叮——您的好友岳昊申请加入队伍
*叮——共享任务完毕

什么奇怪的东西乱入了喂!

4.

至于为何不能直接堂而皇之的找人,道理简单。向来欢场多寻人捉奸,多寻仇报复。客户隐私工作自然是重中之重,其次便是安保。

想把十二花色包厢逐个摸清,怕是要费点功夫。

秦欢推开所在房间窗户,跨上窗栏想要攀到外头。

岳昊拦着他的腰把他轻拽下来,莫名其妙。

“你要干嘛去?”
“攀到外头,从窗户蹿进包厢里找人。”

岳昊乐得白牙触风,“你这样最多蹿三四个包厢就会被打手龟公捉住轰出去。”

“那怎么办?”

秦欢青白茫然的望来,让岳昊很是受用。他摸出又一块金子,稳稳抛高。

“请他们喝酒咯。”

5.

秦欢向来知道岳昊健谈,待人接物别有一番大气亲热。他看着岳昊轻车熟路的借寥寥几句,同一壶不算贵重的酒敲开每一扇房门,相谈数语又宾主尽欢的分别,无一例外。

“最后一个包厢了。”岳昊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水,蜷指敲门前先看了眼秦欢。“韩弟?”

秦欢被他唤声点破,眼中明明暗暗。“方才那位甄繁少侠是有名的散人侠客,他分明有意加入苍穹,岳兄为何…点到即止?”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拒绝他?”秦欢还是言辞温和了,毕竟刚出人包厢未有多远,岳昊压低声线却难掩笑意,“他若想入苍穹,自有章程,要是我引他进门,境况可就大不相同了。认识你之前,换个地点我不会反对这种小聪明,不过今天只为找人,何必横生枝节。”

语罢,岳昊哂然敲门,秦欢忽觉耳后发热。

——你是我中意选定的,他还不够格。

6

最后一个包厢里的,果然是酒足饭饱,醉得一塌糊涂的嘀嗒派掌门左丘子。

他抱着新来的酒壶喜不自禁,像倒豆子样磕磕绊绊的回答秦欢的问题。

“你问——嗝——双儿?双儿是谁——陪我的是花儿,红儿——”

秦欢支剑把明显眼神模糊,将扑抱过来的白发老侠算是柔和得按回椅子,和抱臂胸前的岳昊四目相对。

不等他们出言交谈,龟公打手破门而入成排围上,艳丽的鸨母姗姗来迟,摇扇缓步。

“两位少侠,究竟是在找什么?我们姑娘委屈得很,说两个外来男人抢了他们的男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呐,这笔账可得算在两位少侠头上。”

岳昊做了个掏钱的姿势,张开五指却是空无一字,很是无辜。寻常外出两锭金子已是巨款,没有存余再正常不过。

秦欢平白承受了全部的注视,仍是死鱼眼面瘫脸,软硬不吃到底。气氛一度停滞,岳昊替他说了句公道话。

“他是两袖清风跟我上山的,没银子。”

鸨母团扇拍胸,嘟囔着啐了一句,任昊欢听力卓绝也只听得大概。

“…看起来是个厉害的,竟然不把黄白管在自己手里,助长歪风邪气。”

她秀出蔻丹艳色的指,在昊欢二人间游离了下,终指点了红衫显艳的秦欢对岳昊说。

“那你把他抵在这儿吧。”

这个时候解释自己是苍穹少主…实在太不妥贴了。

7.

岳昊是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这个荒谬的提议,并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之心。但好像误助长了这位年轻鸨母的气焰,让打手龟公一拥而上。

事歇,幸好秦欢勉力控制住了自己,只砸了这一间春风,便同岳昊纵窗离去。

“韩弟,你坑苦我了。”

“果然这个高度对岳兄来说勉强了吗。”

“高度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那个什么甄繁可是认得我的,今天这件事要是传上江湖,给苍穹会带来很恶劣的影响啊!”

好像是这样。秦欢抿紧唇线思索了下,试探提议。
“那,说今天这件事是元教之人所为…?”

岳昊连连摆手,“那怎么成,栽赃元教,实非侠之所为啊。”

秦欢选择眼观鼻鼻观心。

“罢了,此事以后再论。我们没找到你那位双儿姑娘,可能她自己知难而退,放弃了吧。”

“她不像是会放弃的性格。”

岳昊瞪圆眼睛。“你该不会还想回去吧?”

tbc.

如果有后篇的话就是:

……

谁知道呢。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