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爱客酒会】必入歧途(第五棒)

*先向穆穆 @穆逝随缘aike 表达爱意——
*万万何以琛x失忆退智成五岁的男友明明
*一不留神变成了片段灭文

.
1.

世事偏似针隐棉。

防盗门锁芯入叩的声音稳妥清晰,刘浩仍是下意识的推着确认过后,才懒散缓慢的抵着墙换下皮鞋。若是有自以为熟识他的人见到他此时面上的怠惰,可能会暗自腹诽‘这不像你!’

好像大家都默认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形象,稍有差距就会摆出副担忧的态度,以嘘寒问暖的姿态前来,问过一句就远远离开。夸赞毫不吝啬,身边无人停留。

明明抱着他宝贝的小黄鸭,哒哒跑了过来。

“你回来啦!”

刘浩嗯声应了,视线从人松垮盖到臀部的卫衣下移,眉峰蹙起纹路。

“又没穿鞋跑下床。”

被抓包的人像孩子一样把脸埋进小黄鸭后头,在刘浩伸手够他的前一秒,扭身跑回去了。伸出的手抓了把空气,尴尬的举高抚捋发型,吐出长长一口浊气,只是突然有些委屈。

2.

刘浩把整个家里都铺上了软毯。

有次推脱不了,请了同行的姑娘来家里避雨。她看过客厅布置,笑容都收敛了三分。很快姑娘有了朋友来接,刘浩把人送出门外,哭笑不得的把摆弄的遍地都是的小火车收拾回玩具箱,再顺手抄起沙发上的裤衩,去敲那挂着小黄鸭图案的房门。

3.

刘浩小心翼翼把人抱在怀里的小黄鸭拿出来,却被人揽臂抱住了手臂,拖带着整个人跪在床边,眼前就是人乖顺的眉眼。

要是从前,这人才没有乖顺的时候。

刘浩试探性抽了抽手臂,遭人睡梦中无意识的反弹搂紧,只好暂时放弃。他苦中作乐般想起来了从前有趣的事,在他备案备到昏天黑地的时候,某个傻子在玻璃挡板后拿着花球跳广播体操给他鼓劲——他绝对是追自己的人里最蠢的一个了

吵吵闹闹,死皮赖脸,不可理喻。

刘浩弯起得空那只手的食指,虚着从明明的眉眼前刮到鼻尖。这种动作的亲近让明明隐有察觉,松开手去揉眼睛,刘浩顺势托出了手,塞回去一只枕头。

看到人得到枕头的第一反应,刘浩暗呼万幸。

他准确无误的咬住了枕头的边角。

4.

第二天发现自己蹂躏的不是自己的小黄鸭,明明哭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会他,聪明的抱着枕头跑到刘浩的房间,用枕头砸床上的一坨。

刘浩睡得死沉,叫醒失败。

明明不甚服气,攥紧拳头鼓足气力,冲着大致是刘浩的胸口处捶了下去。

“大坏蛋!不把我的小鸭还给我!捶你胸口!”

如果是漫画故事,刘浩一定有个垂死惊坐起加吐血三层楼高的特效加成帮助看客了解他的伤痛惊恐。可惜在三次空间,他只能蜷起身体,忍疼拽住还想在下黑手的人拉倒,说话声都是虚弱的气音。

“小祖宗…你当你真是五岁的力气啊。”他的胸腔还存余重创后的猛烈震荡,连带着心跳快得发疼。他眼前视物带着古怪的红晕,闭眼贴抵上人的额头。

“乖。我缓一缓。”

挣扎乱动的明明就乖顺下来。

等刘浩缓过来,睁眼看到明明懵懂的澄澈眸色,安安静静的被他圈在怀里,其他都被阻隔在外,只剩气氛适当,心跳刚好。

没有什么柔肠百结,只是顺水推舟,干干净净的一个吻。

窗帘滤过的光隐约打在刘浩面上,衬得他的神情近乎虔诚。明明不懂虔诚这个词的意味,只觉得这个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人明明在笑,嘴唇却是苦的,大人真矛盾。

他的手之前被刘浩箍在身前,此刻不甘示弱的绕到人的腰侧,像寻常抱着他的鸭子一样。然后他主动贴上了刘浩的唇开始吹气,噗噗声炸耳,可把刘浩气得瞪眼。

这声活像某种生理活动,哪里还有什么气氛?

“吹一吹就可以吃啦。”

你当是鸡蛋羹吗,傻瓜。

“浩哥……”明明闷着声音, “你的棍子硌到我的腿了。”

“那换个姿势。”刘浩倒吸一口凉气,气氛算得了什么,理智和本性拉扯着绳的两头,终于在小祖宗探手去够的时候绷断了。

明明是个最喜欢反着干的人了,要让他安安静静待着不闹,几乎是天方夜谭。可此时他全然没有反抗的意思,顺人引导动作,柔软的被子从四面八方向他倾倒过来,恍惚间觉得看见个豪华昏黄的水晶灯,又好像闻到食物的香气。浩哥细碎浅吻里安抚了句别怕,沉沉浮浮中有些记忆伴随疼痛穿线而过,他想伸手攥住,方发觉手里满满都是,他被人扣进指缝,像人抽送的动作一样,缓慢而坚决的加重力道。

被全然压制掌握的境地绝不自在,明明脱开一只手,搭上人的后背。

5.

不知道谁发明了事后烟这个词,其实挺有智慧的。

事,后,烟。三个字把男人嗜足狂欢后的空落放空展现的淋漓尽致,烟雾朦胧里虚着面貌,无名指上的指环在灯光下亮着脉络。

明明是他的男朋友。

说来讽刺,明明出事前他们本来都快玩完了。不对等的社会关系,大相径庭的生活习惯,还有最致命的,患得患失的不信任。

发现明明跟踪他的那天,刘浩本来是去福利院见一个很有眼缘的小男孩,眉眼像明明,鼻子唇形有些像他,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可生活就是这样,再多努力,到最后还是落入俗套怪圈,痴心两恹。

刘浩打开卫生间的窗户让烟气散出去,烟头丢在马桶里,抽水声像火车轰隆一过,就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6.

那场他姗姗来迟的灾难让他少了个男朋友,多了个儿子。

刘浩一般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个早晨的擦枪走火莫名其妙多了层背德的羞耻感。一个他唾弃自己,一个他唾弃他唾弃的假正经。自我博弈是无形的矛盾,这头刘浩因为论不清楚憋着气,那头明明醒了,中气十足的喊着大坏蛋。

刘浩应得比他心理反应还快,奉上洗净晾干的小黄鸭赔罪。

“谢谢浩哥!”

太好哄了,更愧疚了……

明明把小黄鸭搂在怀里,喜滋滋给他的绒毛顺毛,摆弄好一会儿,忽然变了脸色,把黄鸭松开任落,有个细小的萎缩动作,“…浩哥?”

这语气耳熟得心颤。

“明明。”他期盼热切的样子恐怕有些慎人,吓得小孩儿抄起小黄鸭挡在面前,说的话更是让他耳热汗颜。

“不行不行我屁股还疼呢!”

…不说了果然还是自首吧。

7.

“真是太神奇了!他的症状在日益好转!”大肉包子脸的万能吉祥物换上白大褂来客串终场了,他推了推眼镜,热情洋溢的报告喜讯。

哈哈…可不是日♂益好转…早知道这样有用的话我还自我博弈个…咳,这个当然不能说出来。

“谢谢孔医生的帮助!我们明明全靠你妙手回春了!”为什么我要跟着他的音量这样喊话啊,我明明是沉稳高富帅设定啊?编剧你这样太突兀了吧。

“我不是五岁小孩了,我不要玩小黄鸭!”

啪叽。

青春期孩子真善变啊…刘浩心有余悸的看着被丢弃的小黄鸭,觉得自己实在任重道远。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要晚安吻!”

卧槽!

end.

附上酒会视频传送门:http://
爱客

(不敢相信竟然被和谐了…再试一次)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