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不标准童话。

*当铺老板007x男友白/小老板
*对不起我们穆 我忍不住想把昊写成逗比 而且好像不虐
*二次私设…两个人的三角恋

|

“爱是一种能力,被爱是一种天赋。”
“当二者被清晰划分开,结局往往不是我们所能预料的。”

(1)

第七号当铺的业绩不算出挑。在分店不断延绵增长的数字编号里头,只有临近的第八号当铺声名远扬,大概和那位韩店长请了位美女助手脱不了干系。

隔壁六号当铺的小老板来串门的时候,陵淇昊举着正放大镜,对着铺满整张长桌,瞧起来都是同款角度同款尖下巴大眼睛的网红美女图察看,神情严肃得一丝不苟。

“前辈早上好!”小老板资历浅,浑身都是朝气蓬勃,说起话来句句像是胸腔发音。他蹦到陵淇昊身边,想要去够他手里的放大镜。“前辈玩找不同呢?”

陵淇昊不知从哪儿反手掏出一支糖,塞人嘴里。小老板嚼吧嘴,生生把放大镜大小的棒棒糖咬成几块,囫囵着说话。

“…哄小孩儿呢你,诶今天开张了吗?”

陵淇昊唇线一勾,端出友好可亲的笑脸。“这不首单优惠,吃了我的糖请支付灵魂,谢谢惠顾。”

愣头青小老板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哈拖长样的大笑,说哈哈哈昊哥你当真穷疯了。

再然后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擦,我不就连续三年业绩倒数了吗?你个入行二十年的家伙就敢这么嘲笑前辈?我百年前风生水起的时候你连受精卵还不是,我还蝉联了二十年的最帅老板榜前三你个xxx

……

不能再拖了,我得改变。

陵淇昊在高楼大厦下插着腰,痛定思痛的想是不是七号当铺用老电影黑白滤镜太过时了,灯红酒绿风才是时代王道?

“让一让让一让。”

保洁阿姨抵着一米宽的拖把怼他的鞋,陵淇昊狼狈得左避右跳,生生被人从大厦门口赶到隔壁的露天咖啡馆。

陵淇昊嗅嗅鼻子,抬手用食指搓了搓鼻头,盯住一处角落恍然大悟。

原来这边还有个霉星。

(2)

白客抬头看了眼当铺招牌,毫不迟疑的后退一步。

他开始深刻后悔怀疑起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可惜怀疑的思绪还没真正在乱成浆糊的脑子里理清楚,陵淇昊已然坐在桌案对面,冲他笑了。

我怎么走进来了?等等,我怎么来的?

“在第七号当铺,任何要求,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都能如愿以偿。”

陵淇昊瞧人白皮面上傻愣一双下垂眼,全然没听进去的样子,有些泄气无奈,又觉得好笑,只好又重复一遍。

“任何要求,我都能让你如愿以偿。”

这回白客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在陵淇昊期待鼓励的眼神里,讲出他的要求。

“我家电视好像坏了,你能修好吗?”

……

最终白客的第一个典当单还是陵淇昊诱导的。

当掉了一年的时间,将暗恋了七年的姑娘拥入怀抱,切实一阵头重脚轻的不真实感。在姑娘甜声呼唤中,白客笑应着提起挂满手臂的购物袋匆匆跟上。

倒没想到还会撞上陵淇昊,还撞了个满怀。

这个男人怕是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秘术,竟能一手捞满将坠地的大小包裹,还能另一手阻止人摔个人仰马翻。

“得看着路走吧。”

白客道了声谢,四处张望。

“她在前头第三家的女装店里。”陵淇昊贴心的道破玄机,把购物包一个个的往白客身上挂。“我就来看看你,瞧瞧需不需要发展售后服务。”

实在是寻不到位置挂了,陵淇昊把最后一条红围巾从纸袋里拿出来,围套在了白客颈上,裹了两圈半,娴熟自然得让人来不及拒绝。

他眨巴眼,“我挺好的啊。”

陵淇昊不说话了,浅浅的叹了口气。

(3)

陵淇昊说自己是来发展售后服务的,最切实不过了,只是对象不是白客。

典当了诚实的女人,然后因为谎言的无根无基,除了利欲加身时的一刻迷醉,夜深自省时,满足充实与她无缘,只有满室滋生的贪婪。

不满足的情绪最容易产生,“下一个要求”。

业绩啊业绩,推人向前。

女人几乎是轻快洒脱的留下签名,她许下了一个阳关大道,这次的契约代价是她爱人的能力。

“预祝你功成名就。”陵淇昊说。

……

女朋友还是昙花一现,但是契约内容还是得践约。

白客觉得自己就像大学时候那个倒霉的舍友,分期付款的iphone没握热乎就被偷了,最惨贷款还压在肩头如影随形。

“一年工时,看你这废柴样,做个保洁吧。”

他怀着悲愤的心情到了第七号当铺保洁,大开眼界。

“刚才那个人要读心能力???这(哗)也可以啊!”
“好感人啊,把自己的寿命当给奶奶呜呜呜呜…”

砰——

陵淇昊插着腰,看着满脸丧扫被他打碎的茶杯残骸的小保洁,痛定思痛把一年工时缩短到三个月。

……

白客跟陵淇昊说,他觉得自己最近变帅了,陵淇昊几乎嗤笑出声。

太不给面子了。

可当人真秉公办理,被掐住下巴打量五官时又下意识觉得羞耻,反悔挣扎去推。

“别乱动,我给你估个价。”陵淇昊的声音好听得紧,此时染着笑意,又详装认真的语气,让白客顺从的垂下双臂。

他闭上眼,感觉陵淇昊的手指在他脸上比比划划,罢手后在伏案写了好长一段。

“你怎么突然写起契约来了?”

陵淇昊哼哼唧唧的回答他,“你走开点,碍着我手了。”然后又顿笔抬头,指着旁边,“那儿有吃的。”

(4)

小保洁伏案睡着了。

陵淇昊静静看着。侧脸枕卧的姿势让人颊肉鼓压出蓬蓬的肉感,过分恬静了。

他想,要将感情投射到这样一张无辜的脸和天真的灵魂上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然后小保洁毫无形象的抠了抠脸。

(5)

三月期满,白客走得毫无留恋。

走前人拖着行礼摆着手,说老板我有空会回来看你的。竟是陵淇昊先沉不住气,问他见证了那么多不劳而获的典当,难道没有动心吗?

白客一如既往的粗神经到底,全然没听出他的“动心”二字意有所指,又像大智若愚。

“我哪有什么值当的典当物,活着就很不容易了,其他的嘛…随缘啦。”

陵淇昊望人背影消散在迷雾里,忽然觉得这个住了百年,永远四季如春灯火通明的地界有些变了。

“……把bgm给我关了!给我出来。”

陵淇昊满面阴沉,隔壁的小老板从柱子后头蹦出来,胡噜头毛,把蘑菇头捋成锅盖。

陵淇昊攥紧拳,“你都看到了?”

小老板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重,摇头的动作十分坚决。“我说没看到,你能不能不灭口?”

没想到人到这时候还插摸打诨,陵淇昊胸上大石被软云托起,扯开笑脸。“那你怎么看。”

“我,我偷着看?”小老板不确定的反问。

陵淇昊望进人懵懂的眼,几乎确定他没认出白客的真身,心被揪紧又放松的反复,恨不得按住人的肩膀将一切和盘托出。

“对了昊哥!我脸上竟然冒了个痘,我是不是快死了!”

“是是是,你死远点。”

(6)

小老板典当灵魂的契约是在第七号当铺签的。

除了灵魂,还当掉了诸如懒惰,青春痘,近视眼,社交恐惧症,低情商之类莫名其妙细碎的东西。陵淇昊把这些东西装在玻璃瓶密封,放进档案里。

二十年后点清业绩时却发现里头空无一物。

当头棒喝也不过如此。来不及怀疑是哪环出了错,陵淇昊便马不停蹄的亡羊补牢。

…诶其实也没有那么心急如焚。

陵淇昊熬夜查着账,看了看手边一直热气腾腾的奶咖,意识到整个七号当铺就他一个喘气的,就算出了错也不会牵连不相干的人或非人,心宽得一塌糊涂。收起账本,把微博小粉红的照片摊开缓解视力压力,然后隔壁小老板不请自来。

瞧着这愣头青口无遮拦的样子,陵淇昊安慰自己他可能顺便当掉了心眼。

小老板指了指嘴上的胶布,做了个撕扯的动作,再双手合十甚是虔诚的告罪。

陵淇昊冷笑一声,递来一张契约单,正是用一天声音换棒棒糖的不平等条约。

小老板丧着脸签下了名。契约一成,胶布就自然脱落。

陵淇昊的手在人喉咙前一招,某种浅浅的,亮莹莹的光就从小老板的颈飘出来,在陵淇昊的指缝里跃动活络。小老板对自己声音如此不争气的亲近敌方,更是丧气。

「你这是强买强卖!」
小老板忿忿手写控诉。

“百年黑店,只谈生意,不攀关系。”

(7)

陵淇昊情商及格,当然看得出小老板三天两头往他当铺跑,活脱脱一副要把六号七号当铺合并的态度,很明显是喜欢他。

又不是石头,二十来年也该捂热了。

可惜陵淇昊捂住心口,里头的心跳百年如一。像小老板随灵魂当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毛病,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也顺便当掉了爱。

可惜年月太久远了,久到他记不清。

陵淇昊嗅了嗅指尖沾染的小老板声音的气味,顺着寻到了在露天咖啡馆被放鸽子的白客。灵魂体在人间浸透太多烟火气,倒同一般人类并不二致。

一个亲朋皆疏,存在感极弱,霉运当头的家伙,还戴个过时的黑框眼镜。

也是个缺心眼,看来是天生的。

(8)

陵淇昊找到了他的爱,被留在那纯净的灵魂里。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再一次逐条清对过典当明细,签上自己的大名。

(9)

白客再一次遇到陵淇昊,是在生死一线的时候。

他今早起得晚了,忧心上班迟到,舍不得全勤的奖金,就咬牙坐了辆摩的,谁曾想在十字路口被撞飞出去,脑袋都狠狠磕在了花坛边。眼镜早不知飞到何处,朦胧的视野再加上层红色滤镜,闭眼是翻江倒海的晕症。

恍惚间有只手按住了他的眉心,眩晕就突然缓解了。

他睁开眼,看到了陵淇昊的脸,然后就昏死过去。

下午他悠悠转醒,握着翻盖手机给见义勇为送他来医院的刘姓恩人致电感谢,说着说着想到医药费和泡汤的奖金哭了起来,那头好一阵哭笑不得。

白客搁下电话,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晚些时候被小护士轻轻摇醒,说有人拎着鸡汤来看你来了。

他心里纳闷,觉得脑壳还是疼,一定是听错了。

“你好,我叫刘浩。今天早上是我把你送来的医院,下午你还给我打了电话,我听你状况不好,不太放心就来看看你。嗯…是你吧?”

(10)

“我现在终于能亲你了吗?”
“等等,你等我签个典当契约,能冲业绩的。”

end.

剧情解释:
小白是小老板的灵魂半身,陵淇昊的爱在典当时随灵魂封存,而小老板仍拥有爱人的能力,但“被爱的天赋”归小白所有。所以陵淇昊一直拒绝小老板。
陵淇昊找到小白,本来是想把人蛊惑到再一次典当灵魂,但他不由自主的被爱吸引,打乱了计划。
在相处中,他不断修订典当条约,把预期的典当人改成自己,最后当掉了自己的灵魂,换回了一半的爱,并假公济私,把带着小老板爱的自己的灵魂也放出去度假(?
脑洞突然转折是来自八号当铺
“如果我要爱人,对象也只会是阿精。”

写的什么东西…啐。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