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昊健】双球证明定理

抱着小心坐上vip床边晃腿,意气风发的少年们啊,快去认真做题吧!

糖水铺子卖旺仔:

"就是这样,响应校方意见开源节流,学期末前你们两社如果人员依旧达不到参赛要求的,一律作废社处理。"
眼睛仔副会长如机械的传音筒般传达完校主任的意图,随后一脸不耐地推了推镜腿儿。
"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先散会。"话脱口到一半,几乎是挤成破碎的音节艰难的往外蹦,直到蚊音淹没在闷响之中。
咚,咚,咚——
篮球撞击着老会议室的破地板发出声声闷响,掂球人突然停下,将球托在掌中。
眼睛仔瑟缩了下,转念想着好歹自己也是举着尚方宝剑来的,不说能气势汹汹大刀阔斧吧,至少也不能怂到叫刘昊然一瞪,就梗的说不出话。他思忱着,又扫到横在长椅脸上扣着校报睡觉那位主,瞬间又有了点底气,硬着脖子顶了一句。
"这可是教主任的意见,你可别以为仗着是会长就能不把我传达的意见放在眼里了。"
刘昊然倒是笑了,这一笑却让眼睛仔越发觉得背后阴测测。
"你的那点小把戏,真以为谁谁都不知道?"刘昊然单脚踩在椅子上,五指扣着球身砰得按在桌面,球被压得瘪下一块,上头印的28叫他压得像2B,明晃晃地刺了眼睛后的小眼睛。"我跟你赌,一个月后区运赛,我们两社拿不到前三,统统收拾走人。"
眼镜分明得意,却得寸进尺的拿腔拿调。"我又没有任何好处,凭什么要我和你赌?"
"要是输了,这个学生会会长我不干了。"
"我又没——"眼镜脸上挂不住,嘴硬正要反驳。
刘昊然截住话茬,手里的球凌空抛出了条漂亮的弧线,砸在地面咚得一声,球内空气碰撞着使得球体高高弹起,正正砸在眼镜耳后的黑板上。
黑板擦震落,粉笔灰扑簌簌扬了一屋子。
长椅上那位将脸上的校报往下挪了一寸,正看见阳光由窗口明晃晃照进来,空气里粉尘亦清晰可见,以及胡乱堆摆的课桌间扬着眉意气风发的刘昊然。
眼镜愤慨地拂着小臂套袖沾上的粉笔末逃了,末了还恶狠狠的放了句狠话。"你记着。"
董子健觉着是时候了,便撑着身子坐起来,慢吞吞合上校报,他叠的不紧不慢,折痕刚好压在角落里学生会新会长上任的照片上。
"同学,那个,麻烦帮我捡个球。"突见角落里直挺挺窜起个人,刘昊然还挺惊讶的,想来无理叨扰了人清梦总得赔个不是,倒是俩人一前一后隔了大半个教室,一来搭话不方便,二来也难免觉得不找点借口没面子。
董子健倒是看得很开,随手把折好的校报放去一边,躬身去够离他两臂远的篮球。走两步就到的地方,他愣是没起身。
刘昊然简直看呆了,眼睛瞪圆了一圈,半张着嘴,笑也不是,不笑又忍不住。
正等他要开口说'算了还是我来吧'的时候,那球还真叫董子健一脚勾着长凳腿儿硬生生的用手捞回来了。刘昊然再折返视线去看董子健的脸,平静如水,没有一丝炫技得逞的得意样。
一时语塞,他便只能在心里默槽一句,这位同学还真是懒得清新脱俗的优雅。
董子健双手抱着球,这会儿又舍得起身了,正一步一步往刘昊然身边走。
刘昊然的视线黏上他的脸,不知怎的就移不开了。对方是迎着阳光走近的,大概是刺眼,他便眯缝着眼睛。刘昊然想着平时自己打完球往教辅材料上一趴,总能印一脸的字,再看董子健,脸上干干净净,太阳一晃,白的跟能透亮似的。
肯定是不爱出汗。刘昊然居然心猿意马的想起了些杂七杂八的。
直到董子健站定在他面前。"球。"
刘昊然比董子健高,刚好替他挡了晃眼的太阳光,这一来,刘昊然也刚好居高临下的望进了他眼睛里,一双不大却明亮的眼睛,不干涩却又不像女孩子般湿润到含情脉脉,就像是山尖上冒出的针尖粗细的清泉似的。
刘昊然一紧张就结巴,不算严重就是听来有点可爱。
"吵到你睡觉了,对对不住,刚刚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见刘昊然没接球,董子健便慢悠悠的把球搁在手里玩,转不起来,只会扭胳膊让球看起来在晃,有点滑稽。
"听到多少?你这样不对,什么样子太丑了。"一提起感兴趣的刘昊然就来劲,先是熟络的脱口调侃一句,意识到失礼后挠挠头接着改口。"我教你。"
刘昊然直接将胳膊从董子健头顶绕过,将他揽进怀里圈着,手把手的引着篮球在董子健腕上转了一圈。
咚。
球还是落地了。
"你怎么这么笨啊。"刘昊然笑的露出一对儿犬齿,眼睛弯成桥,弯腰去捡弹开的球。
董子健慢悠悠地往前挪了一步,脚尖刚好顶着地上的篮球。"从你私自拿羽毛球社作赌开始。"



写个故事给可爱的某人。
@唐念r

评论(1)

热度(18)

  1. 唐念r糖水铺子卖旺仔 转载了此文字
    抱着小心坐上vip床边晃腿,意气风发的少年们啊,快去认真做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