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爱客海底捞】禁区。(3)

*爱潘x白健男(小僵尸)
让我们忘记过渡来个简单粗暴的瞎扯完结版,拖太久,人太怠惰了感到愧疚。

一句话前情:潘子记忆被芯片了,白健男顺走了潘子团队本该得到的地图,并不要命的来救人了。

3.

白健男受了伤。
从肩头向下划拉到手肘的一道刀伤,血透湿了整条手臂。潘子替他按着伤口,大开大合的扯着布条包裹止血的时候他才反应到疼,浑身紧绷,紧闭双眼狠咬住唇引颈就戮的姿势。地下光线极弱,他们闭了照明设备,全靠对对方的熟悉双手摸索。

“撑住了。”潘子的语气说不上好,不等人回答便勾着白健男的肩膀携带着人走,啐了句脏,“替我拿好刀…丢了我就把你扔给粽子。”

受害人抱着凶器,连连点头。“知道了!浩哥。”

……

让我们把时间线调到三十分钟……不,情节开始前。

说那上一趟倒斗之行精英小队无功而返,马不停蹄的赶向下一场仓促的地下之行。迷宫走势错综复杂,又不知被谁祸不单行的惊扰了陶俑里栖息的地下尸虫,队伍被冲得七零八落,潘子落单误入死路。

眼见执火驱虫余下的地界越来越小,被逼入角落已是走投无路,密密麻麻的尸虫前赴后继的逼火而近,更有甚者攀上火把,蹦上潘子的袖口,张牙舞爪的亮出利齿,被狠狠拍落留下粘稠的墨色痕迹。

他要折在这儿了。

背抵石墙无处可逃,无暇去擦快从下颚滚落的汗,潘子猛然抬头,硕大的尸虫从天而降。

火把脱手坠落尸虫群里,亮被吞噬殆尽。

精神紧绷的时候容易翻船。潘子反手就是一刀劈向把他拽了个踉跄的黑手,然后他听见重重一声抽气,炸在他骤然放松的胸膛里,后知后觉像绞攥住什么,翻转手腕收刀压低,屈膝把人扶了个满怀。

“怎么是你!”

这时候问“你怎么找到我的?”似乎没那么必要,潘子都被自己臆想出的殷切语气寒碜了,分神碾碎一只抓着他靴子被带进石墙这边的尸虫,抖落全身确定再无遗漏,扯了布条给他包扎。

白健男吃痛,用气声讲话。“我包里有地图。”

潘子不做声,更不动手去拿。

白健男心道失忆了就是麻烦。别扭的用左手反手去够背上的包,方把背包抱到怀中,便被狠推到墙上,一声惊呼被人手牢牢按住。

“这地图是上回那趟墓出的吧,之前是你躺在棺材里吓唬我?”潘子不笑的时候很是显凶,此时眉布浅川,眼睫微敛的样子更是——白健男心中卧槽弹幕整屏发射,乌漆麻黑他竟然也能脑补出眼前人的样子,把自己苏得腿软。

“看走眼了……你一直跟在我们后头,却有本事后来居上,你究竟什么来头?”

“我招,我全招!”白健男咽了口唾液,“我是为了你来的。”

潘子被他的胡言乱语逗乐了,压着人喉咙的手臂又用力了点,欺身上前。

像是重复了他们俩先前短暂,狼狈的相遇一般,一方风声鹤唳,一方却像拿错了苦情剧本的寻亲主角,格格不入。

“你信我啊。”

实在太搞笑了,潘子扯了扯嘴角。

“我不相信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以前说,说过我长了一副寡淡样,像没味道的凉白开,所以你叫我小白,跟喊小狗似的我嫌弃很久呸。”白健男语速极快,一口气提着随话吐出,愈发破罐子破摔的颓丧感,“我们以前那么好,你要是全忘了,我就,就白来了……”

潘子拨开手电筒的开关,突然的白光把白健男激得紧闭双眼,感受到光从脸上移开,才缓缓睁眼,已经被松开了压制。

潘子拿手电照看地图,不再看他。

“我没有过去,不想未来,就过好今天。你救了我一命,一码归一码,今天我们一起活着出去。我们现在在哪儿?”

潘子的话头转的太快,白健男慢半拍的在人皱眉瞪视下凑过去,迟疑的伸出食指点了个地方。

“…这儿吧?”

白健男在潘子“凭你这智商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而不是我凉了的尸体”的眼光里羞愧两秒,连脸颊都有些疼,然后暗自庆幸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他抱住潘子扔给他的刀,觉得接下来肯定没什么磨难了吧。

(4)

他脸颊会疼不是错觉。尸虫里的漏网之鱼咬了他一口,疼痛比起刀伤,刀伤再比上潘子同他携手共进的力道,是那样的无足轻重。

白健男疼得嗷嗷叫唤,被尽数堵在喉咙里。

他的手被摁在冰冷的石头上,指头拧巴着作抓挠的形状。眼眶酸胀得厉害,不受控制的像要流干眼泪,痛苦非常。

残暴不仁的恶魔把他牢牢控制住了,让他不得解脱。

“撑住了!”恶魔压低音量冲他耳畔吼道。

我撑不住的,我太痛苦了,有什么在从我身体里炸开,让我死……思绪戛然而止,他惊愕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么可怕的事,最开始只是脸上的伤痒得难以忍受而……

他挣扎的力度弱下去,渐渐的,他发现自己不需要那么激烈的喘息。

他不需要呼吸了。

眨眼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他在漆黑一片的地洞里,看清实质的黑。

潘子拍了拍他的额头,他看清潘子手腕上系荡着的红绳,下意识的伸手一够。

“他们来找我了,你好好呆着,等我回来。”潘子说,然后转身。

白健男嗓子干哑得发不出声,无声呼唤。红绳被他拽到手里,而他的触感像体温一样流逝,他眼巴巴看人的背影再也不见,艰难的,僵硬的把红绳绕在手腕,开始等。

没了呼吸让计时变得困难,等到他等不及了,一股精神拖着腐朽沉重的身躯站起来,扣着红绳去寻。

得去找啊。
可以的,也不是第一次了。

(5)

“我,找,到,你……”

“嘭——”

/

.

附上荔枝太太的原剧情讲解,回头我去找视频链接附上。

潘子被植入的芯片磨灭了一部分记忆
陈健男发现潘子失踪,乔装改扮(皮特白)去找他
陈健男找到潘子的时候潘子想不起来陈健男是谁,但总觉得莫名熟悉。
陈健男见潘子不认他,以为潘子另有计划,便先下墓替他探听消息。
潘子下墓时芯片出了问题,回想起他和陈健男的过去,但陈健男被粽子所伤变成了还有一点点理智的粽子(僵尸白)。
芯片完全控制了潘子,陈健男与潘子单独相遇,正准备相认,被潘子一枪击毙。

惭愧拖了这么久,随便看吧。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