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顾张】成仇

#脑洞


他顾玄武这辈子从没这么窝囊过。

蜷缩着长腿藏在围墙边的阴影里,身上裹着的是翻进不知道谁家院子从晾衣绳上顺下的半旧棉衣,衣摆被尖锐的石块划开一道口子,笑着裂开白色棉花样的牙。

嘲笑他顾玄武的鳖样。

他的眼睛里藏着喷发的火山,白牙咬紧齿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被张……张显宗这个小白眼狼给反了!合着他张显宗这几年一直和老子同床异梦呢,这小王八行啊,真行!

顾玄武没读过几年书,自是不知道用的这个成语有哪里不对。他骂人的词句倒懂得不少,翻来覆去没一句重样的在心头齿间把张显宗千刀万剐,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可现在他只能憋着气,为了自己的小命。他的旧部被张显宗策反的七七八八,又或者在护送他逃走时被干掉,他是四面楚歌,孤军作战啊……又有一队扛着长枪的兵队从路前经过,顾玄武把脑袋缩进不合身的棉衣里,又从地上抹了一手黑灰糊在脸上,待这队兵走远,如丧家之犬般逃窜。

张显宗!你给老子等着!顾玄武跑得又累又饿,生生靠着对那王八蛋的恨意催动着双腿挪动。然后他又想到他那如花似玉的七八个姨太太,酸得要命,不知道那几个败家娘们会不会被张显宗收了房。又想会不会有贞洁烈女在床上捅那王八蛋一刀给他报仇雪恨,他扯了嘴角,露出一个意淫的微笑,又很快耷拉下来。

他那几个娘们都是戏子婊子,无情地很,没一个是那种爱他人比这司令头衔更多的女人。她们看他顾玄武的眼神和看珠宝金银是一样一样的,女人呐。

然后他又情不自禁地想到小春子,那个他差点娶了的女人。她做得包子馒头皮薄菜多,鲜得很。她在他干活干的满头大汗时把热气腾腾的饭菜包子喂到他嘴边,又爽朗大气地用袖子给他擦汗。

想得他口中生津,然后......越想越饿,他赶紧晃了脑袋让自己倒腾个新想法,从十几个得到的没得到的女人的身段性子上绕了个圈都不管用,最后只能想回张显宗。

他想的是八岁的张显宗。

当年也才十岁的他骑在土墙上准备翻墙逃课,四下一望就对上那双懵懂讶然的大小眼,下意识作出了恶狠狠的狰狞表情,吓得大小眼原地摔了个跟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准备喊,就被跳下墙头箭步上前的他粗暴地捂住了口鼻,连拉带拽要把人拖下水坐同一条船。大小眼忸妮挣扎着不愿意上墙,吃了他一记拳头和狠踹也就老实服贴地任他托着屁股撅上墙了。

人可不就是贱,非得吃了苦头才肯服输。

他拿着用大小眼的零花钱买的木枪,望着怂拉着脑袋面有菜色的大小眼也没之前那么不顺眼了。把枪插在了腰带里,高高勾上人的肩膀向下一压,用咯吱窝夹住人的脖子霸气的宣布要收他这个小弟,怎么?你敢说你不乐意?给爷笑一个!

那时的张显宗长得可难看了,苦逼着一张写着受气包三个字的脸,他用拳头和脚教会了张显宗笑,笑起来眯着眼睛扬唇皱脸,还是丑,但总归看着不讨打了。

后来又过了好几年,他听说居然有人给张显宗那个大小眼丑八怪说媒,他当场摔了锄地的家伙三步并两步跑到张显宗家看热闹,弄清这给张显宗说的是前村有名的破鞋后撩了袖子,没跟说媒的大妈动手,动了嘴皮子把人生生骂出去了。

……他丫的,老子还没成亲呢倒先给你小子说媒了。他摔上门骂骂咧咧旋身回头撞进张显宗笑眼的时候没收的住情绪,鬼使神差地别开眼去说了句酸话。这小子居然穿了件洋衬衫,打扮槽哆地人模人样的。他才发现这小子的样貌变了,长开后减了圆脸居然好看起来了。

当天晚上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梦里他想把那身衬得张显宗好看的白衬衫脱下来自己穿,就连拉带拽地把张显宗按倒在了床上,把衬衫的扣子一颗颗摸索着解开,摸着摸着棉麻的质感就变了温度……

第二天他藏下了一条裤子没给小春子拿去洗,难得体会到了苦恼的滋味,愁。

可是他也没能苦恼多久就被抓壮丁了。张显宗刚开始试着躲藏逃跑,失败后被捉回来,眼上青了一块显得大小眼更明显了,让他好一顿嘲笑,直到被兵痞子一枪托砸了后脑才收敛。他别有用心地瞅着张显宗被揍后蔫坏颓然的模样,故意嘲弄着人的丑陋和愚蠢,看着人涣散惶恐的眼神渐渐凝成愤恨厌恶的神色,心里有种古怪的畅快。

这种故意了持续挺久。

张显宗一直以为他丢了的那套军装是老兵给的下马威,其实是他顾玄武偷偷藏起来了。

军营里没有女人,那些腌膩事就少不了。他有种危机感,就变着法嘲笑张显宗丑。他的性格比张显宗那阴沉的闷葫芦吃得开,他的兄弟们跟着他嘲笑张显宗的大小眼和丑陋,记得张显宗名字的人少了,认真去看那军装少年日渐抽条拔高身段的就更少了。

再后来他立了军功,升了官,又在老司令死后带着残余的手下东奔西跑占了文县,以一个团的兵力虚荣地称了司令头衔,张显宗还跟着他,他就让张显宗当了参谋一直安在自己身边。许是总归成长了些,回头想想之前干的事的确幼稚又不厚道,又拉不下脸为这点“小事”道歉,就开始变着法对张显宗好。

送烟送钱,还送了女人。

他给他们办了喜事,桌上八成酒却全进了他顾司令的肚子。

第二天他光着身子在新房里醒来,臂弯里枕着的是面若银盘肤滑貌美,一看就是受了雨露滋润的大姑娘。哦,是他给张显宗娶的新媳妇。

他第一个冒出的想法是——砸了,我这是睡错了人。

接着冒出的第二个想法——二选一的概率怎么就不是张显宗呢?

第三句——张显宗哪去了?

着实是丑闻闹剧,司令睡了手下参谋的老婆,被戴了绿帽子的小参谋在隔壁熬了一宿,第二天还能陪着笑脸喊着司令和夫人,咬碎牙往肚子里吞。

亏得他当时还真能觉得张显宗没生他的气,这得多大的心才能一摸当瞎啊。顾玄武捶着胸口,想了想还是觉得责任在张显宗这小王八蛋太能装,而他顾司令浪子多情,聪明一世难免糊涂一时。

他逃了一夜没敢停下,把张显宗的事全想了一遍,就有些跑偏了。

他恍然大悟自己在张显宗这件事上真tm犯傻了,烦恼个啥啊,早就该把他摁着办了,凭着他顾玄武的魄力,他张显宗怎么还能翻了天去!养了头成仇的白眼狼啊。

“哎哟!”正脑内翻腾呢,迎面就被砸下一扫把,哀嚎一声赶忙躬着身子扬手扣住扫把柄,悲愤憋屈地望着穿着新衣的月牙吼出声来,“是我!顾大人!”

“啥……顾大人?”闭着眼抡扫把的长辫子姑娘瞪圆眼睛,露出惊讶的神色。

大丈夫狼狈一时!

“我饿,有没有吃的快快拿给我!”

饶是李月牙这样的乡下粗丫头,也被顾玄武眼里冒着的精光吓了一跳,口中念叨着好好好,旋身去厨房给他端面,瞳仁上瞟,想着那眼神有点像饿狼,冒着绿光!

想着就生鸡皮疙瘩,好姑娘恶寒着揉搓着手臂快步走进厨房。


评论(2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