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病 [烛龙白泽]

全员加速中那对npc……对我明明该在复习可我还是把这块腿肉割得完整了。

我知道自己不适合开脑洞讲故事。

得在周五打脸前。

故事病的不轻,不正经。


白泽的视野里一片白。他缓慢困倦的颤动着眼睫,涣散的眼神慢慢收敛清醒。他花了一些时间意识到,他躺在一张床板上,烛龙不在这间屋子。

他试着移动手脚,吃力地微微挣开了寸许,就被磁力手铐特有的强弱力反弹收紧撞回了金属床边,撞击中卸去了力气,手腕顺着圆润的床边滑落下去又被手铐轻轻的勒住,透蓝色的手铐箍在苍白的手腕上,像一只笨重的镯子。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他侧过脸让额头上压着的冰袋滑落,被冰镇得作疼的额头可能已经泛着紫色,蠕动肩膀离化了一半的冰袋远一些,心里无声的叹息。

房间设定是日间模式,看来又是新的一天。

烛龙限制了他的一切自由,行为束缚和人工监视……下了狠心不给他一点机会逃跑或者传递信息给陛下和精卫,可烛龙不可能24小时都和他在一起。

烛龙最近很忙。

白泽在计算。19小时,16小时,10小时,烛龙会特意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在为什么奔走忙碌?他成功窃取了自己的游戏设计权,可为什么他却显得日益焦躁?

什么叫我该担心的还没开始……示弱,反激,烛龙比他表现出的要内敛沉稳的多,无论他怎么试探都不现山不现水,他就只是……

“你醒了。”声音的连锁反应与响雷也差不多了,白泽的眼前略过一片阴影,烛龙的手落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生病让他的反应慢了许多,他只来得及眨了下眼,温热的手就离开了。

“……”

“?”

烛龙弯着腰,没收回多远的手又覆上了白泽那刚被物理降温后凉凉的额头,对着面露困惑的白泽露出那怎么看都不善意的笑。“原来你喜欢我碰你的额头啊——”

“胡说。”

“你的眼睛告诉我的。”烛龙没抓着这个话题不放,虚着比划了下人眼轮廓就收回了手。白泽看着人掐着的指环,腹诽妖怪的眼睛才这么大。

“医务室新型镇静剂失窃,全院管制戒严,我只弄到了口服药品。”烛龙摊开右手,手心躺着一玻璃药管。

白泽没好气的闭上眼睛不看他,镇静剂失窃不就是你和毕方干的好事,现在假惺惺就不觉得讽刺吗?

“别假清高了,再不治疗你就要烧死了。”

“你……!我,咳咳……”我没烧死也被你气死了,你还管我的死活。怒而讽刺的话没说的出口,就因身下躺着的床突然升起了上半部分波动引起了一阵气息不稳,猛烈的咳嗽起来。

垂头弯腰,被手铐铐住的手臂一瞬直直的别再两侧,又被磁力反弹回去,倒回床板之前,后背和床板间抄进了一条结实的手臂。

白泽咳得昏天黑地,没意识到烛龙近乎温柔的把他安靠回了直起70度的床板。

缓过劲来也没有多久。烛龙把盛满清水的杯子凑到白泽唇边,白泽眼眶湿润的眨着眼,干渴的喉咙背叛理智叫嚣着需要水源。烛龙就把杯子凑在那儿,不说多余的话,可恶的气质淡却不少。白泽蹙着眉头抿了一口水,过满的水果然顺着杯口倾斜漫出来流过唇角,打湿了胸前的衬衣。

水的气味有些奇怪,像是……?

“你果然不敢喝处理过的污水。”烛龙笃定的像证明了某个定理猜想,笑着颔首。

……?!

白泽不敢置信地瞪圆因病而涨成多眼皮的大眼睛,感觉刚平息的咳嗽又要被人为引爆了。

烛龙你有病吧……

你果然是想弄死我……

“再看,想咬我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烛龙收敛了笑,吧唧嘴,也觉得这么逗一个毫无抵抗反抗力的病人挺没意思的。凑近伸手粗暴的把白泽唇角的水迹抹掉,倒出两粒药片在手心就要往人嘴里塞。

白泽咬紧牙关别过脸,躲开。

烛龙的耐心在第二次拍白泽脸颊的时候耗光了,掐着人的脸颊下巴让人开了口塞了药,却发现他的眼睛眉头皱在一块儿,没有吞咽的动作。

“你是等着我帮你咽呢,啊。”烛龙看着白泽,忽然觉得自己像在强迫一个小孩子喝苦药,这反应倒是挺有意思的,故意凑得靠人近了些,说得暧昧不清。

他不知道自己在白泽心里的形象已经渐渐从[理念不同走上歧路但仍值得尊重的同事]掉下线的转变成了[恶劣粗暴什么都干的出来的中二患者]

我们的感受很大程度上不是由眼睛决定的,是由心决定的。

所以虽然烛龙调笑的意味那么强,装得那么假,白泽竟然真的以为烛龙要亲他。

于是他急切的,把药艰难的干咽了下去。

哽得脖子和脸颊都泛红。垂着脑袋,神色蔫蔫。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

烛龙倒是没什么话讲了,看着不跟自己争锋相对,话少的可怜的白泽,也是不怎么开心。

……我为了给你治病让你吃药,怎么这么痛苦。沉着脸看着人好一会儿,把床降下去,才拿出一个皮示温度计贴着白泽的额头,体温降下不少,沉下心。

“你好好休息。”

“烛龙。”白泽喊住了要转身离开的烛龙,嗓音因生病显得奶气虚弱,“你能不能把我的左手放开,我感受不到我的手了。”

等待让时间显得漫长。

“不可能。”

房门缩进合拢,又只剩下一人的呼吸心跳。

在安静里,激烈跳动的心才渐渐平缓,白泽出了一后背的汗,困倦的闭上眼睛。

磁力锁的遥控器在烛龙右侧口袋里。




其实刚开始脑的结局是白泽逃出来了,然时间一拉长就。啊,就这样吧。

小剧场:

白泽:烛龙你有病吧!你给一个病人喂粗处理的污水!

烛龙:你不敢喝处理过的污水,呵呵,只能证明你那套正负能量相互可以转化的理论荒谬,虚假。

白泽:…我想替你的逻辑老师揍你。

烛龙:可惜你被我绑得死死的。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