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局[风天逸x羽还真]

风天逸的时间很珍贵。

因为一个秘密,可怖的黑雾追赶着他,他的脖子上悬着无形利刃,行刑日期就在羽族贵族得以展翅翱翔的那一日,他生而有疾。

他却不能慌,所以他还有闲暇射猎游玩。他是尊贵的羽皇陛下,他是天生的王者。

他的箭横在华丽的弓身之上,遥遥对准间隔有序的红心箭靶,忽然没了兴致,百无聊赖地握着弓旋身,任周围侍从让开道路,视野里出现几个肩扛重木的人影。箭的准心在几个人之间徘徊,机灵些的就丢开重木慌不择路的躲到掩体之后。视野里很快只剩下一个迟钝的家伙,脚步打着飘,慢慢悠悠地迎箭而上。

有意思。

风天逸歪着脑袋,数箭齐发破空飒飒之声。箭尖打着旋擦着羽还真的四肢衣物而过,后知后觉地软了膝盖瘫软在地,重木在地面滚了好几圈,羽还真热汗冷汗一齐发,懵着神趴跪在地想把木头捡回来,就被风天逸的随从抬着手臂带走,丢在了风天逸的脚边。

羽还真看得见风天逸华丽过分的靴子,敬畏紧张让他不敢抬头,只好盯着人靴子上的金色翅膀刺绣不敢眨眼。

“你喜欢我的鞋?”风天逸拉长了音调,语气中听得出的慵懒。

羽还真下意识的摆起了脑袋,声音嚅喏露怯的打着颤。“不…不是,喜欢。”忽然想到自己竟忘记行礼问安,仰起头如掬湖水的眸光微颤,恭敬地补上礼节。

“羽皇陛下。”

“你叫什么名字?”风天逸摩挲着手指,漫不经心的望来一眼便撞进人眼中深潭,兴意盎然地右腿搭上左腿膝盖换个舒坦的姿势。“你为什么要加入菁英会?”

“我叫羽还真,加入菁英会是因为仰慕,仰慕陛下的威名和高贵…”

羽还真讲话讲得气虚音颤,连奉承人的假话都说不好。
风天逸几乎都要被逗笑了,却故意摆出漠然的态度靠住椅背,摆手示意随从。

“撒谎,拖出去。”

“不不不!我说实话…”羽还真的肩膀被拖拽两次后酸疼得很,双手无力的撑着地面,就像一条受惊的宠物犬。他能感受到风天逸侵略者极强的视线在逼迫他,心慌地六神无主,手无意识地攀上了人的靴子。

“因为羽家已经没落,没有人瞧得起我…我只有加入菁英会,才有机会出人头地。”

风天逸摆手挥下了侍从想将羽还真的手拖开的意图,上下打量着垂着头的羽还真。

“求陛下给我一个机会。”

嗯,总算有句话中气十足了。风天逸侧着脸笑盈盈地望着羽还真,手却与笑毫不相符地掐上人的下巴把人的脸抬了起来。

鲜活的吞咽动作就在自己手指按压的地方,风天逸饶有恶趣味地加重了力度,羽还真在颤抖,可他不能抗拒。

羽皇大人。

他的眼睛嗪着水光,流转中如溺水者的呼救。

对施暴者呼救…真是软弱透顶。

风天逸松开了力道,任羽还真瘫软倒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劫后余生,手背翻转抬至眼前看着自己的手指,蜷握舒展间都是掌控。

“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做。”

风天逸扫过羽还真突然打起精神来的面貌,羽还真仰着头甚至冲他甜甜的笑。

不长记性的家伙。

风天逸这么想,戏谑地扬起眉梢笑得艳丽无双。视线在人手脚处衣服破损停留,招呼侍从将人架起来抬到房间去。

羽还真实在是被这一惊一乍吓得浑身没力,扑棱着手脚直喊羽皇陛下饶命。

“别叫了,我给你这个机会。”

羽还真乖巧的抿紧唇,紧张的对着风天逸眨着眼。

风天逸好心情的笑着看他,接过侍从递来的衣服丢在羽还真的身上。

“你的衣服破了,换新的吧。”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风天逸的声音字字捶在羽还真的心头,击得他心颤间喜笑颜开,对风天逸接下来的吩咐一一应下,走出房间的时候虽然浑身酸痛也快活的很,急急忙忙地想把事情办好便直接去了人说的那处山洞找那位姑娘。

风天逸隔着窗看着羽还真的背影,眸色晦暗。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的命运得掌控在他自己手里。

羽,还,真。

风天逸默念着人的名字,你可万万不能让我失望。



梗来自av5449390♪虽然…我完全写偏了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新东西。大概就是智商在线的男主步步为营的第一步?
这个剧有毒,大家一起嗑:)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