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天空船

羽还真的手很巧。

他能灵活的摆弄零碎的机甲零件,准确的摸出相匹配的大小齿轮,蒙着眼睛也可以。

“听说你很厉害,那我们把你眼睛蒙上,你把这个东西拼回来给我们瞧瞧呗。”

羽还真被这些同窗堵在了墙边,无助的张皇着眼神,“不…这是没有道理的。”他望着人手上拿着的木船,仍试图伸手去够回来。

“你快把它还给我。”

羽还真扑空后被左右围堵的手下擒住了臂膀,眼睁睁看着那个同窗笑着将他的木船掷向地面,坚固的船身未被掷散,歪斜着倾倒,那个同窗便一脚踹了上去,黑靴挪开后露出碎裂的木质船身——彻底毁了,不是拼凑就能救回来的。

然后羽还真被那些人按倒在地上,逼迫他将木船恢复原状。

他们服饰族类皆属同宗,却不约而同的分成了三六九等。

强权为尊,利为驱使,弱者被欺。

……

“在想什么?”

风天逸问话的时候正把玩着羽还真的手指,他的指腹在羽还真修的圆润干净的指尖划过,感受到人的温润无害。

羽还真想蜷起手指的动态被人察觉制止,只好任人继续这个无聊的玩弄。视线转向桌边摆放着的带着伸缩金属机翼的天空船模型,坦率作答。

“我在想以前在星辰阁的事。”

“易茯苓。”风天逸抵着羽还真指尖的指腹猛地下扣屈弯了羽还真的指节。

“当然不是!”羽还真连连叫屈,真是怕极了羽皇陛下的误会责罚,只得细说。“我在想我之前在星辰阁做的那个木质的天空船。”

“有了新的为何要念着旧的。”

羽还真腹诽最念旧的可不是陛下您,又不敢说出来。

“是啊,多谢陛下给我这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谈及天空船,风天逸可算放过了羽还真的手指转而拿起天空船细细打量,很快给出一个指示。

“让它飞给我看看。”

羽还真自然不会抗拒。

几下摆弄,精巧的天空船飒飒舒展双翼腾空而起,伴着嗡嗡震动的声响,刚开始略有摇摆继而平稳缓速的穿过窗户飞出房间不见踪影,很快又打着漂亮的旋飞了回来。

羽还真笑着望着高飞的天空船,风天逸支着脑袋看着他。

“我也想到一件以前的事。”

“有个风评极差的羽族贵族半夜起夜被一只嗡嗡作响的飞虫吓得摔断了腿,休学了大半年回星辰阁,又因为跟不上进度被劝退了。”

羽还真在风天逸的手搭上他的胸口时浑身瘫软,心虚的垂着脑袋不敢看人。

“你心跳得好快。”

风天逸贴着他的耳朵跟他说话,气息吐出便化成水汽濡湿了羽还真的耳垂。

陛下!

讨饶的话噎在喉咙口说不出来,又听得到人轻声逸出的一声笑。

“这么不经吓。”

羽还真简直要醉在风天逸这带笑的腔调里了,他哪里是吓得的,分明是被陛下一言不合就调戏的套路惹得口干舌燥。不愿弱势到底便红着脸去够人的衣带。

……

天空船晃悠悠的又飞出了窗外,迎着皎白的月光牢靠平稳的驶向静夜深海。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