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念r

【爱客海底捞】禁区。(又是第五棒)

*潘子x健男白
爱客海底捞
*在荔枝的第五棒视频上胡乱发挥的迷之扩充  爱剪刀手宝贝们复健自己

1.

像他们这种跟地下东西打交道的人,如果八字不够硬,往往暮气很重,活人缘就不会太好,具体表现为生人避让,亲友疏离,近点吓哭小孩儿什么的。

潘子点指敲了零售店透明柜台的一块,老板眼疾手快的殷切应着,替他取出了不便宜的红壳香烟。潘子肘搁在柜台上,点上烟,白色烟气袅袅在烟尾要出不出,玻璃柜台倒映出缩躲在柱子后的深色人影。

所以呢,被特意跟着,于他们两方都是大凶。

潘子吸了口烟,回头望了一眼。

跟踪者下意识的背身躲在掩体后头,下一秒心道不好,当机立断跳出来,柜台周围已经没了人的踪影了。

跟丢了人,他无心再按着不甚合适的帽子,泄气得甩下手,圆沿帽子就从那侧滑了下来。

——被人抓了个正好

“对我有兴趣?”潘子的手劲把称不上软的黑帽攥变了形,他皱着眉,把变了形的帽子扣回跟踪者的脑袋上。

这家伙就真的任他扣下帽子,潘子扫过人的脸,脑海里跃出一个词。

寡淡。

他跟在东家后面,前几年也翻过几本古籍相书,本来似懂非懂,只记得三两句的内容突然在这个词后头冒了出来,大概意思是这种面相,善良,内秀,可惜克夫。

…什么跟什么这明明是个男人。

潘子把手上的烟丢在地上,用鞋碾灭了。勾手搭上人的肩膀,像个哥俩好的亲昵姿势,其实是为了防人逃跑的胁迫。

“去我那儿。”

地点是个近点的小村,潘子的地方自然不会宽敞亮堂到哪里去。笨重的大铁门后头是堆放杂乱的杂物,又打开的才是真房门。潘子按着跟踪者的脑袋不让他多看,被挟制疾走的状态很不舒服,到他被绑在官帽椅上才舒出一口气。

掐在他后颈的手又扼住了他的呼吸,一阵铁器坠地的声。

“身上东西不少啊。”潘子把这些从人身上摸出来的东西先撇到一边。他的手一直按在人的后颈上,迫着人随他动作感受束缚。“谁派你来的?早点说,我们俩都省力。”

还没真上实捶,眼前人的额角就已经渗出薄薄一层细汗,表现稚嫩得像张白纸。潘子心觉没劲,瞧人自己咬住颤抖的唇,显然就要交代了。这届小弟不行啊。

他扣在人后颈的手欲松,脑子里快速闪过几个名字,听到小白的交代。

“浩哥…”

潘子眉头一皱,不在他想的几个人里头。小白的眼睛湿润后,里头有些亮闪闪的情绪,看着难受。从骨子里讲,潘子是粗中有细的性格,只是寻常时候他的东家更需要他的武力,他也习惯了做一个好使的拳头,在他面前求饶到哭爹喊娘的更不少见。可是此时对着这双湿润的眼睛,他却觉得手心滑腻攥拳有些困难。

这个时候潘子的同伴回来了。

揉着他蓬松卷发的棕衣男人瞥了眼这个场景,吹了个哨音。“有客人呐。”然后捡起被潘子扫到一边的物件快速翻查。“陈健男…你叫这名啊。”

失笑,没当真。干他们这行的谁不备着几份假证混淆视听,潘子现在还叫李嘉诚呢。

“你忙。”
论逼供手段,这大波浪是队里数一数二,潘子迟疑的让开位置,突然有些烦躁,踢踏出重声,捏到口袋里的烟盒,拐到院子里透气。

没过多久,队里人都回来了。

大波浪是用毛巾擦着手进来的,姗姗来迟看起来心情不错。领头的询问情况,大波浪笑吟吟地道有啊无聊死了,环顾时抛给潘子一个媚眼。

没有取错的外号。领头的也习惯性的笑骂一声,取出一份地图摊开在地,顺手抄起手边的洛阳铲作指点。

“今晚两点,咱们出发。”一锤定音。

会散后潘子把大波浪按在了屋后大树上,没用多大力,人却软着身子故作惊慌抱臂捂胸,看着怪恶心的。

“他人呢。”潘子问。

“真寒心,为了别人这么对我。”大波浪就着软倚着树的姿势撇指甲缝里不存在的泥垢。“处理掉了呗。”

“你把他杀了?”

压低音量却提调的问句很是刺耳,大波浪白他一眼,起身把潘子推了个趔趄。

“祖宗,犯得着吗?咱们是求亡人混口饭吃,不是跟吃饭一样杀人。”

潘子撇了撇嘴,不可置否,接着追问他问出什么没有。

大波浪懒懒得打了个哈欠,向屋里走。

“时间太短没问出什么。如果不是今晚就行动,我还有点舍不得…”

舍不得这个词莫名在潘子舌尖绕了两圈,吞进肚子。今夜不管行动顺利与否,他们会连夜离开,跟那个不知道被大波浪扔在哪里的家伙,应该不会再见了。

-

他在等人。

被晃醒时身体先思想一步,脑子里全是嗡嗡到电流样的噪声,潘子闭眼再睁,眼前涣散的色块才汇成具体的人脸。

“你怎么了?差点以为喊不醒你了。”大波浪难得有些关切的样子。

潘子觉得脸颊僵硬,瞪人一眼。

“什么美梦都别做了。”大波浪把点亮的手机屏幕贴到潘子的面上,“一点了。”

*

(我得发出来不然容易坑)
(好像我发出来的坑还少一样)
(不行我得对爱慕为太太负责)

评论(3)

热度(18)